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3月4、8日鸟调与观鸟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7-03-01 08:26:08 | 浏览次数:1852

2月19日奥森南园鸟调小结

2月19日又是一个重霾的天气,清早PH2.5值218,气温上升,最高温度12度,有点春天的意思啦!这次观鸟活动,报名的,没报名的,陆陆续续共有二十七人加入到了我们的队伍中,共记录鸟种26种,增加一个新记录一一锡嘴雀。

奥森南园的芦苇全部被清理了,到处光秃秃的。

奥海边的苍鹭不见了,水里的绿头鸭依然很多,有些在岸边活水区域游动,向游人乞食,有些则卷缩在冰面上发呆,用单筒搜索了一圈,没有新发现;四只大天鹅的出现,很令大家兴奋,除了动物园,还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细观过大天鹅,它们一点不惧游人,很习惯于人们的投食和拍照,在绿头鸭的比衬下,个头也明显大很多很多;黑水鸡、骨顶鸡在割掉芦苇的泥塘中觅食,数量不多;小鸊鷉有几只还是在奥海东北角活动;树林中偶有啄木鸟飞过,只见到大斑和灰头绿,星头没看到;普通翠鸟又在老地方出现了,落在干草枝上停留了半天,让观看的拍照的都很满足。

湿地只剩下了光溜溜的冰面,只有几只水鹨树上冰上来回飞;大麻鳽无处藏身也不见了踪影;一只鹪鹩跳上木栈道,大家还没来得急看清楚,它就又跳到栈道下溜走了;看到数量最多的是鸫,大部分喜欢站在树梢上,另有一部分在藕塘的冰面上走走停停,不知在寻找什么东西吃,一共大约有六、七十只,红尾鸫、斑鸫居多,偶有赤颈鸫混于其中,高枝上一只略有异样的鸟,引起了细心的舒老师的注意,个头比金翅雀大,比斑鸫小,站姿直立,招乎大家分辨,陈同学动作快,留下了逆光照片,经确认是锡嘴雀,为奥森鸟调又增加了一个新记录。

穿越林泉高致很清静,没有收获。

沿奥海返回南门的路上,大麻鳽不知从哪里飞出落入水边,被鸟友拍到,看来它并没有离开奥森。

观鸟活动后的补充:

补充1,一只花脸鸭来到奥海,与绿头鸭为伴停留几天后飞离,不知去向。
补充2,有鸟友发现苍鹭嘴里衔着树枝低空飞出奥森南园东门,飞进马路对面的紫玉山庄,原来它们是在一片老杨树林中筑巢,应该有三十余只。
天气渐暖,又是一个迁徙季将至,期待更多鸟种在奥森与我们相遇!
2月19日鸟种记录
绿头鸭
大斑啄木鸟,灰头绿啄木鸟
普通翠鸟
珠颈斑鸠
黑水鸡,骨顶鸡
小鸊鷉,苍鹭,大麻鳽
赤颈鸫,斑鸫,红尾鸫
北红尾鸲
灰喜鹊,喜鹊
鹪鹩
大山雀,银喉长尾山雀
白头鹎
树麻雀
水鹨,燕雀,金翅雀
锡嘴雀(新记录)
大天鹅(人工喂养?)

——彭明

2017年2月18日(周六)天坛公园鸟类调查回顾

时间: 8:00-12:00

天气: 晴 8°/-1°微风

参与人员:5人

冬季鸟调隔周一次,所以上次鸟调是立春,今天刚好是雨水,下次则是惊蛰。这三个节气是二十四节气的前三个。立春就是春季的开始;雨水表示气温回升、冰雪融化、降水增多,意味着就要进入气象意义的春天;而惊蛰属于仲春,惊蛰过后万物复苏,是春暖花开的季节。此时候鸟们将陆续从越冬地北归回到繁殖地。斑鸫等冬候鸟将离开天坛,北京雨燕等夏候鸟从南方回到天坛筑巢繁育儿女,而更多的鸟儿则是只在天坛短暂停留休整的旅鸟。这段时间鸟种变多,鸟类迁徙行为、繁殖行为往往给观鸟者带来惊喜,是观鸟的旺季,鸟类调查将进入每周一次的模式。

果然,鸟儿们非常活跃,进西门派出所北侧高高的杨树上,成群的灰椋鸟、黑尾蜡嘴雀、燕雀、白头鹎飞来飞去,混群的红尾鸫、赤颈鸫叽叽喳喳地不知在说些什么;进西门南侧厕所附近的大杨树上三只乌鸫停在树枝上仰头鸣唱,不同于平时,声音非常婉转美妙,我们一行都被吸引听了半天,更何况是雌鸟,求偶一定会成功!

当然西门少不了珠颈斑鸠、大嘴乌鸦、喜鹊、灰喜鹊们,不过,今天的大嘴乌鸦不知去了哪里,西门只看到三只。

一区环境多样,北部游人也比较少,是鸟况最好的区域。尤其是空场,这里有旅鸟们喜欢的灌木、草地和乔木。不过今天,枯黄的草地还没有返青,环境看上去跟冬天一样,鸟儿比较少,只看到几只大斑啄木鸟,没看到戴胜,也没看到旅鸟的先头部队,空中也没有常在此盘旋的红隼和雀鹰。

今天的苗圃除了时不时听到大山雀的叫声,非常安静。白腹鸫好像已经习惯苗圃有吃有喝的生活,而且大有将水盆占为己有的意思,一只黄腰柳莺只能趁白腹鸫不注意,快速地喝两口水逃开。苗圃北侧一小群黄腹山雀飞过,不过只听到叫声,没给我们仔细观看的机会。

二区双环亭上空一群大鸟飘飘荡荡飞过,黑压压的足有二三十只,从南向北飞,一看就是迁徙的,很像、也很期待是一群猛禽,但实在是太高又太快,相机里只留下一些影子。回家仔细看有些个体腹部发白,觉得像达乌里寒鸦,经会长鉴定是达乌里寒鸦和小嘴乌鸦,或许还有秃鼻乌鸦,它们常常混群。

一进五区就看见一只沼泽山雀在路边槐树上蹦来蹦去,它戴着小黑帽大声地鸣唱,看上去非常健康;五区也时不时听到金翅雀叮铃铃悦耳的声音,不过还是没看到它的倩影。

四区除了回忆长耳鸮以外,就是找斑鸫。果然两只斑鸫在南神厨北侧柏树的枯枝上伫立着,同一棵柏树的另一枯枝上两只红尾鸫也亲密地依偎在一起。给我们的感觉是繁殖的春天来了,它们已经找好了另一半。

在快进三区的坛墙边,高高的胡桃树上一群白头鹎吸引了我们。高处的一些树干在阳光下亮亮的,好像有许多液体,白头鹎不停地吮吸着。用望远镜仔细一看,原来的确是汁液,树干上还有许多小坑儿,感觉像是啄木鸟啄出来,我猜测它们吮吸的汁液是树皮里韧皮部筛管里渗出的,筛管运输的有机物是含糖的,或许会甜甜的,所以白头鹎、燕雀、黑尾蜡嘴雀都喜欢吸食。

六区除了真真切切看到金翅雀的倩影,非常遗憾还是没看到红嘴蓝鹊、山斑鸠。

今天也没遇见老朋友戴胜、灰头绿啄木鸟和星头啄木鸟,没看到八哥。一共调查到22种鸟,数量也不多,但鸟儿们悦耳的求偶鸣唱,喜鹊衔枝筑巢的忙碌,红尾鸫成双成对亲密依偎,让我们非常期待下次惊蛰日的鸟调,下次一定会有更多的惊喜和发现。

——唐俊颖

2017年2月19日植物园观鸟总结

2月19日早8:30,我们在北京植物园南门集合,参加鸟类调查活动(以下简称鸟调)。冬日的凛冽寒风已退去,温度适宜,正适合室外观鸟。可惜今天参加调查的人员较少,东线仅我和带队高向宇老师两人。鸟调途中,我了解到,即使没有志愿者参与,带队老师也需独自完成调查任务。在此向各位老师的敬业致敬!

进入月季园后,高老师带领我到一个篱笆围起的小园,正看到一只珠颈斑鸠飞到园边一株树上落下。高老师说,每次调查都能在此小园中看到珠颈斑鸠,这次也不例外。

在往前接近东南门,听到一阵黑头鳾的鸣唱,以前鸟调要到梁启超墓才能看到黑头鳾,现在,它们已经扩展到东南门了。可能是春天来了,鸟儿不在掩藏自己,跳出来鸣唱炫耀,希望早日得到异性的青睐,繁衍后代了。

过了东南门就快到小桥了,高老师指着植物园院墙根,我顺方向看去,灌丛的遮掩下露出一排小房子,我们猜测,是好心的公园管理员为流浪猫建的家吗?可是要知道,猫儿可是爬树高手,抓只麻雀玩尚不在话下,对鸟巢的破坏力更是不可小觑。不禁暗暗为鸟儿们担心呢。一只金翅雀落到冰面上,用吃冰的方式补充水分。

在往前,刚到达紫薇园,右手边树上大群灰喜鹊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植物园内,灰喜鹊的数量可比喜鹊多多了。这种差异大多和生态位分化有关,他们的营巢选择和食性都不同。灰喜鹊体型比喜鹊小的多,喜鹊营巢更大更复杂,需要有粗壮的主干树枝做支撑,而灰喜鹊的要求较低,甚至竹林灌丛也可以。

我猜测植物园内植物种类虽较多,但缺乏杨树等高大的树木,喜鹊缺少营巢点,数量自然就少了。走在紫薇园的路上,天空中一只小鸟飞过,落在了前方树顶上,端起望远镜一瞧,小鸟胸前带了一条黄围脖,原来是燕雀。在往旁边一扫,还有更多呢,树顶上集了一大群燕雀。高老师说,苍头燕雀在北京较少见,可能混在燕雀群里,要好好找找。我们俩人挨只鸟看过去,却都是燕雀,虽然原本就希望不大,还是有点点小失望。

一只赤颈鸫落在枝头,它周围布满了燕雀。

到了黄叶村,湖内的冰已化了大半,十只绿头鸭在水面上悠闲的游着。我很纳闷,气温这么低,他们在水中为什么不会冷呢?原来,他们在体内许多地方及内脏周围有很多脂肪;体外又有一层厚厚的羽毛包住全身,能防止热量的散失;尾部有一对很发达的尾脂腺,分泌的油性物质涂在羽毛上,使羽毛有了不透水的特点。这些特性共同维持鸭子的体温恒定,他们当然不会觉得冷了。

领队高老师说,梁启超墓是植物园鸟况最好的区域,我自然也是提起精神,仔细寻找。竹林里一只鸟兴高采烈的唱着婉转的歌,听曲调,像是黄腰柳莺。我们站在边上仔细寻找,只见路边一只小鸟在上下翻飞,一会落到草丛里不见了踪影,一会又飞出来在树枝间到处蹿跳,灵动至极。高老师说,那是黄腰柳莺。

和这只黄腰柳莺一起的还有一群十几只棕头鸦雀,圆圆胖胖的身子,挑着一根长尾巴,在灌丛里蹦蹦跳跳甚是可爱。这一群小鸟还混了一只,停在小树枝上,两胁锈红,尾巴一翘一翘的,原来是一只红胁蓝尾鸲雌鸟。我纳闷为什么只见雌鸟不见雄鸟呢?又转念一想,也许现在时节还早,她还没找到如意郎君呢。

树木园下的灌丛里,传来微弱的单调的“叽”的声音,高老师告诉我,这是鹀的叫声。于是带着我循声找去。灌丛浓密,小鸟却小巧灵动,哪能轻易看到。我们俩分头寻找,但只能看到小鸟在灌丛间飞来飞去的身影,始终不肯停留片刻,让我们一睹他的风姿。

我们怕对它影响太大,最后只能放弃。哪知在往前走,小树林中,几只鹀正在树枝间跳动。这里不像灌丛那么浓密,遮挡少,又同时几只鸟共同出现。终于看清了,是小鹀和黄喉鹀。小鹀长的和麻雀差不多,全身麻麻的,只是头上多了凤头,还有两道浅浅的白眉毛;黄喉鹀却鲜艳的多了,凤头更明显,枕部和喉部是鲜黄色,胸部还有一小堆黑色,颜色对比明显,鸟堆里一眼就能认出来。

最后,鸟调快要结束时,汪周老师突然指着树下说,那边是谁?这一句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但只见灰喜鹊在地上刨食,大家再仔细一看,松树下的两只鸟可不是灰喜鹊,是一对黑尾蜡嘴雀。他们背腹都是浅灰色,两侧臀部是浅锈红色,翅膀黑色,雄鸟戴了黑头巾,连脖子都罩起来,雌鸟却没有。

高老师说,今天是鸟调以来鸟况最好的一天。

——作者:石美

2017年3月4日在奥森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3月4日星期六8:00-12:00

集合时间:8:00

集合地点:奥森南园南门

领队:彭明 (报名电话:13522868577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7年3月4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3月4日星期六8:00-12:00

集合时间:8:0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领队指导:唐俊颖(报名电话:15652678984 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自2016年4月起,自然之友野鸟会与北京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北京植物园合作开展北京植物园鸟类调查;

2017年3月8日在北京植物园鸟调。

活动时间:2017年3月8日星期三8:30-13:00

集合时间:8: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请备零食充饥)

集合地点:北京植物园南门(卧佛寺)

领队:张雁(报名电话13671011041 短信报名即可)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