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2月4、5、8日鸟调与观鸟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7-01-31 18:16:25 | 浏览次数:1870

1月22日奥森南园鸟调小结

1月22日,清晨十分寒冷,最高温度零下1度,然而爱鸟的人不惧寒冷,长枪短炮的,一共22人参加了这次活动,其中有中小学生8人。收获鸟种29种。

入冬以来,奥森鸟种没有太多变化。绿头鸭大多数还是聚集在奥海东北角的冰面上;苍鹭只有几只呆立在奥海对岸,其他不知躲藏到哪里去了;小鸊鷉,黑水鸡,骨顶鸡时隐时现,忙着觅食;一只普通翠鸟停落在树枝间,带着一道蓝光从桥下穿过,飞进芦苇丛;一只乌鸫从头顶飞过,得到锐眼鸟友的确认;雀鹰被发现时已经飞远,只被拍到了背影。

收获鸟种最多的还是湿地,啄木鸟三种:星头、大斑、灰头绿;三种鸫:斑鸫,红尾鸫,赤颈鸫;树尖上停落的金翅雀有二十余只;水鹨在冰面上走走停停;天空中一只普通鵟被两只喜鹊追逐;大麻鳽没看到踪影,那只白顶(即鸟)依然喜欢在众人面前炫酷;此外还看到红胁蓝尾鸲,鹪鹩,白头鹎等。

成群的依然是棕头鸦雀,奥海和湿地的芦苇丛中都看到了它们忙碌的身影;入冬以来一直寻找的戴菊,还是无缘相遇。活动结束后有鸟友在南门附近看到三只大天鹅飞过,据说有可能是邻居紫玉山庄里人工喂养的,有待进一步确认。

鸟种记录如下:
绿头鸭
星头啄木鸟,大斑啄木鸟,灰头绿啄木鸟
普通翠鸟
珠颈斑鸠
黑水鸡,骨顶鸡,小鸊鷉,苍鹭
雀鹰,普通鵟
喜鹊,灰喜鹊,小嘴乌鸦
乌鸫,赤颈鸫,斑鸫,红尾鸫
红胁蓝尾鸲,白顶(即鸟),鹪鹩
沼泽山雀
白头鹎,棕头鸦雀,树麻雀,水鹨,金翅雀
大天鹅?
共计29种

——彭明

2017年1月21日天坛鸟调回顾

星期六,天气很好,晴朗但是有4、5级以上的大风,有点冷。今天有八个人到场,还有一位年龄比我还小的小同学晓冰。在进天坛之前我在西门旁边的空地看大嘴乌鸦和喜鹊,后来老师来了之后看到了喜鹊待的那棵树旁边的树上有一群红尾鸫还有一些黑尾蜡嘴雀,还在身旁的树上看到了大山雀,听到了金翅雀的声音。

之前在西门门口都只能听见白头鹎的声看不到鸟,今天白头鹎都大胆的站在树顶,或在树枝上吃柏树果。一群红尾鸫在柏树中跳来跳去,发出尖细的声音。

还有一群灰喜鹊围着门口的两排柏树一圈又一圈地飞。继续往前走一位鸟友和晓冰同时喊有啄木鸟,但是我们拿起望远镜看的时候没找到,已经飞了。后来一问一个人看见的是一个大斑啄木鸟一个人看到的是小一点的星头啄木鸟两只,还有位朋友拍到了那个大斑啄木鸟。离开这里的时候一转弯看见柏树中有一个显眼的小黄嘴,是乌鸫,就拍下来了。

后来继续走,走到了空场北侧灌木丛,唐老师让我们兵分两路找鸟,我们一路走小叶女贞左边一路走右边,我和晓冰的妈妈走右侧,看到远处有一群小鸟,我以为是灰椋鸟,结果其实是麻雀。刚走没几步晓冰妈妈就说“戴胜!”我没找着,然后她给我一指,发现就在小叶女贞的下边,特别勤快的在那刨土找虫子,我就把其他人都叫来,大家一起围着它拍照,它也不害怕。

在苗圃拍鸟大爷的地方,大爷们都没来,但是白腹鸫还在那里等着,我们一走过去,白腹鸫就飞出来然后飞到了给他喂食的地方,然后又钻到后面的灌木里,唐老师说“它被诱拍,都形成了条件反射,以为我们是给他喂食的。它不是留鸟,但错过了迁徙的时机,只能留在天坛里,很可怜。”晓冰听完把自己摘的柏果放在小鸟灌木的前面想喂给他,怕他饿死。但是他不一定吃的。

苗圃门口那里有棵很多刺的树,之前有小麻雀,今天一只都没有,唐老师就给我们讲说中午小麻雀经常在这里晒太阳,说完就来了一群小麻雀。这棵树旁边不远也有一个很多刺的树,唐老师说这是枸橘,也叫枳,我就想到了南橘北枳,结果和南辕北辙搞混了说成了南辕北枳。然后我们讨论了这个说法的来源,老师还查了一下这个词的意思,它的引申义还真没见过。仔细看树上还有三个金桔差不多大的果子。

在苗圃外有一棵皂角树,主干特别短然后就分成了几个支干。苗圃里有一棵挂了牌子的皂角树,主干是直上直下的,上面还有一些5、6里面的大刺。老师就百度了皂角树的百科给我们看,说本来以为皂角树是豆科的结果是苏木科的。我一看牌子发现上面写的是豆科,又查了一下发现苏木科是豆科中的一个亚科。

苗圃里的腊梅也开了,现在其实已经都败了一部分了。半透明的花瓣在太阳底下照的金灿灿的。第一次见到腊梅,原来花这么小。天坛一路都有柏树,唐老师帮晓冰分清了柏树和松松,还讲了圆柏和侧柏,圆柏有两种叶子,一种是尖尖的叶,另一种是鳞片叶,不尖,而侧柏只有鳞片叶。还见到了像柳树一样的柏树,好像叫垂枝柏,没记住名字。晓冰还在一棵叶子全都很红侧柏上发现一撮绿叶,大家都很惊奇的时候,她把别的红叶子一翻,发现红叶背面都是更绿的绿叶。

快走到2区的时候还发现了比雀鹰大好几圈的大嘴乌鸦在驱赶雀鹰。后面鸟就很少了,只看见几个大嘴乌鸦和珠颈斑鸠。在3区又见到一只金翅雀,声音像闹钟一样。快到终点的时候晓冰妈妈还看见一只大刺猬,刺猬旁边放了半个沾了点土的红苹果,我们以为刺猬死了但是仔细看他还有起伏,在呼吸。后来被一家三口围观了,那个小孩拿着石头和大树杈动刺猬,他爹居然还用脚踢刺猬,后来被我们制止了。我们回到西门,看到今天一直未现身的八哥。

今天共记录了20种鸟,看见了猛禽雀鹰,三种啄木鸟还有白腹鸫,但是没用看见灰椋鸟,红嘴蓝鹊和山斑鸠,依然没找到戴菊。

——梓涵

补充:

关于如何保护鸟调中碰到的小刺猬和白腹鸫,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和濒危物种保护委员会的专家给出的建议是:“关爱动物,好心别办错事”。原则有两条,一是敬而远之;二是特殊情况再雪中送炭。

野生动物需要自然的生活,与之保持一定距离让它们能自由自在,就是人类对野生动物的关爱!比如我们碰到的小刺猬,虽然冬天它会冬眠,但它也会根据环境情况出眠,既然它出来了,说明它认为环境没有问题。专家说北京冬天连更冷的郊区都能看到刺猬,所以天坛公园看到刺猬是非常正常的。比如苗圃中被诱拍留下来过冬的白腹鸫,我们也不必干扰它。它没有受伤,若它能度过北京的严冬,来年春天它就可以回到繁殖地找到它的伙伴们。当然,若很遗憾没有活下来,那从种群角度来说影响也不大。

希望爱鸟爱自然的朋友们,和我一起宣传关爱野生动物的两大原则“敬而远之和雪中送炭”,让野生动物们能自由地生活!

——唐俊颖

2017年1月21日植物园鸟调回顾:

2017年1月21日 晴 3—4级风,最高温0度

今天观鸟人东路有5人,东路有2人。风很大,所以鸟们减少了活动,都去避风去了。

我们走东路,一路上就是零零星星看见几只黄腹山雀。而且这些鸟窜的还特别快,来不及细看就已经不见了。

过了梁启超墓,到树木园时,看见了惊险刺激的一幕。树木园这一带像个盆地,而且是北高南低。所以又挡风又有阳光,是避风的好去处。我们走到这里时,就听见一连串好像是白头鹎发出来的声音。我们想一探究竟,就寻声走进树林。虽然还没找到发声源,但是也看到了几只黄腹山雀。

忽然树林里一阵骚动,各种鸟叫都混在一起。刹那间只见一只雀鹰,像战斗机一样贴着草地疾驰而来。扫过一片草地,惊起了一大片灰喜鹊和白头鹎。紧接着又是一扫,扎入树林中,惊起了一大片斑鸫和珠颈斑鸠。所有这些鸟都呼喊着争相逃命去了。过去只见过猎豹之类的兽类猎杀动物,猛禽也只是见它们盘旋,这回见着如此的猎杀场景感觉很走运。不过也同情那些被吓跑的鸟。大冷天既要避风寻食,还要躲避天敌,生活也是很不容易啊!

——酒洋山人

2017年1月21日星期六上午植物园鸟调回顾:

2017年1月21日,天气晴、最高温度0度、北风3—4级。上午9:00北京植物园鸟类调查活动分东西两路开始进行。我和张雁老师沿西线调查,我是第一次参加,张老师是位经验丰富的资深观鸟人,她建议在阳光充足的地方寻找鸟儿的足迹。在通向西门的路边也就是温室大棚南面的树丛里,我们发现了善良的喂鸟人撒在土坡上大片大片白花花的大米。这里背风、温暖又有食物,是许多鸟儿的聚集地。张老师在这儿发现了7种鸟,分别是树麻雀58只、灰喜鹊10只、喜鹊1只、珠颈斑鸠2只、雌性赤颈鸫1只、雄性北红尾鸲1只、柳莺1只。尤其那只雌性赤颈鸫,在近前的灌木枝上跳来跳去,和人类很友好,没有丝毫惧怕。仿佛知道我们对它的关注与喜爱,蹦蹦跳跳的为我们表演着舞蹈……温室北面的树丛里我们看到了第一只小松鼠,它坐在树干上远远的望着我们摇动着扫帚般的大尾巴,甚是可爱。

继续向北走,沿途路过欧美牡丹园、芍药园,均无鸟儿踪迹。接下来的牡丹园内发现了喜鹊1只、乌鸦2只。一只漆黑的乌鸦在湛蓝的空中翱翔,像个酷酷的魔法师!可它却怎么也抵不过北风的凛冽与强劲的力量,只得随风南下,暂时低下高傲的头颅,认个输吧……在海棠园,我们发现了5种鸟类,分别是树麻雀2只、灰喜鹊2只、喜鹊2只、乌鸦2只、白头鹎5只。一只白头鹎在旁若无人的啄食红彤彤的小海棠果,看它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我也随手摘了个小红果子放在口中尝了尝,呀!酸涩中带一丝甜味,看来鸟儿的食物不是很香甜啊!

来到了栈道,从南口进入,边走边抬头观察着沿途鸟儿的行迹,还没走多远路边忽然跑过来一只胖胖的黄白花猫咪,不时的扭头向我们这边张望,仿佛带着重重的疑问……在狭长栈道的尽头,左侧高耸陡峭的山坡上我们收获颇丰。张老师辨认出7种鸟类,分别是树麻雀2只、灰喜鹊20只、喜鹊7只、星头啄木鸟2只、大斑啄木鸟3只、红嘴蓝尾山雀1只、沼泽山雀1只。其中的一只星头啄木鸟正在树干上勤奋的工作着,从望远镜里清晰的看到它的黑白色棋盘般的羽毛,很特别。与此同时,我近距离的看到了第二只小松鼠,黑棕色的外表,小巧玲珑的身形,支着两只大耳朵,拖着一条长长的毛茸茸的大尾巴,似乎我们的到来使它受到了些惊扰,在我们头顶的树杈上一溜烟儿跑了过去,躲藏了起来。

樱桃沟没有什么发现。在西线北面尽头的水源头我们观察到了1只喜鹊和此行的第三只小松鼠。它与前两只不同,披着浅棕色的外衣,在树林中寻觅着果实。

西线折返路线经过饮水石渠,在这儿发现了20只树麻雀和2只喜鹊。再往南走到了古柯亭荫,在这个小院子里有大约20只灰喜鹊和2只喜鹊此起彼落的飞舞着。侧耳倾听,笃笃笃笃有节奏的敲击声,放眼望去,远处有1只星头啄木鸟医生在敬业的给大树医着病。

步入竹园,我们看到了2只树麻雀、1只灰喜鹊,约20只沼泽山雀在枝头跳跃,又扑棱棱三五成群的飞向了天空。

来到西线最后一站——卧佛寺,我们看到了4只树麻雀和1只灰喜鹊。接着在寺外的素菜馆与东线的王老师一组汇合。之后我们三人继续向南走,来到了树木园区域,在这里我们发现了8种鸟类,分别是树麻雀8只、灰喜鹊10只、喜鹊6只、珠颈斑鸠2只、白头鹎2只、金翅山雀1只、银喉长尾山雀5只、黄腹山雀2只。

一边观察一边向南走,不知不觉中走到了西南门口。此时已到下午1点多钟,至此这次植物园鸟类调查活动圆满结束,西线共调查到鸟类16种200余只。我第一次参加鸟调就收获不小,既锻炼了身体又呼吸了新鲜空气,最重要的是向两位老师学习了很多知识,开阔了眼界。总之度过了很有意义的一天。

——思音

2017年2月4日在奥森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2月4日星期六8:00-12:00

集合时间:8:00

集合地点:奥森南园南门

领队:彭明 (报名电话:13522868577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7年2月5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2月5日星期日8:00-12:00

集合时间:8:0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指导:郭耕

领队:晏燕(报名电话18710006772 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自2016年4月起,自然之友野鸟会与北京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北京植物园合作开展北京植物园鸟类调查;

2017年2月8日在北京植物园鸟调。

活动时间:2017年2月8日星期三8:30-13:00

集合时间:8: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请备零食充饥)

集合地点:北京植物园南门(卧佛寺)

领队:张雁(报名电话13671011041 短信报名即可)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最新文章

  • ·2017年自然之友23岁生日年会邀请函 23岁,与大自然的“亿万年”比起来,真的不值一提。一路走来,自然之友在鼓励公众参与环境保护、培育绿色公民、开展环境法律与政策倡导、推广自然教育等方面,始终不忘初心,坚持身体力行。在未来,我们期待继续与您并肩前行,一起做大自然的合伙人,一起推进生态文明的建设,一起让我们的环境变得更美好!
    3月25日,2017年自然之友年会,我们期待您的到来!
  • ~自然之友23岁生日年会志愿者,I WANT YOU ! 不仅参与年会,更成为志愿者为大家服务,我们期待你的支持。
  • *年会分会场:植物认知丨让我们共同感受春的气息 自然之“友”们在室内举办年会!简直难以想象啦!这么好的春天,跟着自然之友植物组一起去中科院植物园认识植物吧。
  •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A Chinese NGO has accused a recently opened garbage incineration plant in Tianjin of falsifying parts of an environmental impact evaluation, and is calling on local authorities to suspend operations while the facility’s approval paperwork is reviewed.
  • ~`Incinerators flout standards Emissions from waste incineration plants across China generally exceed national standard, especially in East China's Zhejiang and Fujian provinces, where emissions were found to be several thousand times higher than standard limits, said a recent report.
  • 植物组20170402-0404广东植物探秘 植物组20170402-0404广东植物探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