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漫漫二十年,执着野鸟会:圆明园鸟类调查成果汇报

分享到:
发布者:自然之友 | 日期:2016-10-19 14:50:05 | 浏览次数:7249

自然之友野鸟会自成立二十年以来,一直致力于鸟类的调研保护,在鸟类调查中积累了丰富的调研经验。在北京圆明园,野鸟会自2002年以来坚持在圆明园公园地区进行长期观鸟活动,观鸟小组在鸟类调查核心成员组的带领下,以专业的鸟调方法,整理数据,比对鸟种照片,每一年都完成一份重量十足的鸟类调查报告。

作为在历史文化上均有着重要价值的遗址公园与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圆明园在自然的发展演变中逐渐形成其独特的生态环境,拥有土本植物百余种,草本植物二百余种,同时湿地动植物物种分布广泛。鸟类调查小组选择圆明园作为观鸟基地具有极大得优势。圆明园作为北京市区平原的大型公园,生物多样性丰富,为城市鸟类提供了重要栖息地。


然而近年来由于园林过度频繁整治,这里的自然生态系统也遭受着极大得考验,这对于鸟类的生存与繁衍影响较大。因此,鸟调选取圆明园遗址公园进行长期连续的调查分析将为城市公园鸟类研究与生态保护提供一定的科学依据,很有意义。在取得圆明园公园管理处许可后,自然之友观鸟组自2002年开始进行长期持续的鸟类调查。


调查流程

每次鸟类调查均由资深调研领队及2-3名鸟调核心成员组成。鸟类调查前一周由自然之友在网上发布调研通知,寻求感兴趣的自然之友会员和公众参与。在鸟类迁徙季节每周进行调查,在鸟类非迁徙期则采取隔周调查方式。每次调查时间约为4小时。在调研中,鸟类调查组采用单、双筒望远镜、长焦相机观察及拍摄识别样线两侧看到或听到的鸟种和数量水鸟数量记录采用直接计数法。


鸟类调查数据处理

每次鸟调结束后,鸟调组将鸟类数据采用遇见率方法进行处理,遇见率(只/小时)=每次记录的鸟种数量(只)/调查时间(hr),每次调查均以4小时计算。遇见率大于10为优势种,1-10为常见种,小于1为稀有种,以月为单位统计遇见率,最终利用excel软件整理数据。在此过程中,调查还将观鸟过程中存疑的鸟种通过对比照片、讨论等方式确认,并完成鸟调小结。每年还将进行一次年度总结。鸟种名及分类会按照中国鸟类野外手册进行校对,鸟类居留型、地理区系的参考北京鸟类志、中国鸟类分类与分布名录、华东鸟类及地区已有的文献资料,确保调查活动的真实可靠。


调查人员

自2002年10月鸟类调查活动开始以来,年均调查人数明显增加。2008年参加观鸟活动的人数共100人/次,2010年参加鸟调和观鸟活动的人数共342人/次。调查的参与者年龄分布广泛,年龄最大的油70多岁,最小的只有5岁。同时,鸟调也吸引了许多海外观鸟爱好者积极参与。

图片说明:上图为 2010年10月17日参与观鸟的海外观鸟者。


图片说明:上图为2011年10月15日参加鸟调的海外观鸟者。


调查结果

在自然之友14年的圆明园鸟类调查记录中,一共记录到鸟类共记录到鸟类12目39科262种,其中国家Ⅱ级重点保护鸟类26种,占1%;其中2010年6月的蓝胸秧鸡为北京首次记录。在最近四年中,鸟类调查记录到26个新种,包括小杓鹬、黑背鹡鸰、文须雀、大天鹅等;相比02至08年记录,有大约40种新发现,包括白背啄木鸟、红胸田鸡、靴隼雕等。


在各类数据中,雀形目鸟类132种,占比50%(参见上图)。

调查活动中记录到水鸟69种,占总数30%(参见上图)。


根据遇见率计算结果显示,圆明园留鸟中优势种有树麻雀、灰喜鹊和喜鹊;常见种包括沼泽山雀、灰椋鸟、白头鹎等9种。冬季(12、1、2月),绿头鸭成为最优势物种,同时燕雀也达到优势种等级。夏季(6、7、8月),家燕亦为优势种。


圆明园鸟类群落分析

随着观鸟活动的不断开展,观鸟爱好者识别鸟类的能力不断增长,圆明园每年观察到的鸟种数也有升高的趋势。



从各月鸟类种数变化可以看出,5月和9月是迁徙的高潮时期,平均鸟种总数占当年鸟种总数的70%(参见下图)。


鸟类与城市环境

城市鸟类指那些生存在城市环境中的鸟类,它们与人类接触频繁,不依赖人类但可以利用人类的剩余产物。城市鸟类既包括地区本土鸟类、扩散的外来鸟类、停留的迁徙鸟类,也包括逃逸和放生鸟类等。然而,根据研究显示,在栖息地减少、气候变化及生物入侵的环境背景下,野生动物的分布及群落也会发生变化。对于一些鸟类,城市化的进程让它们适应在城市生存。然而,对于地面、灌丛巢、自然巢等鸟类,由于植被结构缺失、人为干扰等原因,在城市生存难度较大;对于植被面积敏感型、人为干扰敏感鸟类亦不适合在城市中生存。同时,自然度较低的城市容易造成鸟类竞争压力,导致优势种生物量升高,最终造成生物多样性下降。


研究表明,公园水域配置和水环境对鸟类至关重要,不同鸟类喜好的活动区域不同,水边堤岸植物、浅滩、芦苇荡、浅水区域、湖心岛等成分都是鸟类物种丰富度的重要影响素因。因此在旅游高峰期限制游客人数对于园内鸟类的栖息格外重要。


从整体上看,圆明园环境较天坛好;但管理层面对野生植被,包括灌木、野草地、岸边挺水植物的过度干预,是圆明园缺失一些鸟种的重要原因。公园水面开发与水鸟保护之间存在着一些矛盾,公园的水域旅游开发同时也威胁到了一些鸟类的生存环境。


图片说明:有游船后,福海水面上几乎看不到鸟类


如果我们把目前的调查结果与20世纪八十年代末的调查进行对比,结果发现曾经在圆明园内出现最多的是小鹀,而现在鹀科的所有种在园内都是稀有种。鹀科鸟类主要栖息地是灌草丛,近几年圆明园一直在整顿公园,加大了人工化植被的程度,把许多地面的野生杂草和灌木清理的很干净,导致依赖这些生境的鹀类和棕头鸦雀等小型鸟类的数量急剧下降。


我们的建议

1. 随着园方对环境的重视,圆明园公园的环境不断向好的方向发展,吸引了许多自然观察者、自然摄影者,他们积累了许多丰富的资料;根据中央建设美丽中国的精神,可否以自然圆明园的视角制作出版物或短片,让人们能够从另一个角度了解圆明园

2.希望园方在不影响公园规划及其防火要求的前提下,合理结构,保持植物的多层次与多样性,保留部分半荒野状态,留住其他公园所没有的生物种类,给鸟类留下部分生存空间。

3.目前园区几乎所有水路都属于游船航线,导致鹭科鸟种的连年减少。在福海、海岳开襟等水域,在游船航线的水面上鸟类数量急剧减少,为了生态与经济的和谐,可以根据需要安排航线、或者根据不同时间,安排游船错开鸟的迁徙季节等,维护园区生态平衡

3. 由于原有的圆明园古树和园林植被几乎已经破坏殆尽,近几十年人工造林树种比较单调、多半是速生树种、“大路货”,缺少地带性的乡土树种。因此,圆明园可否按照植物的生态习性,逐步在原有的人工林中,加入乡土性乔木、灌木种,建设成针阔混交、乔灌草结合、成层结构、四时有序的近自然林。野鸟会还建议园区可以尽力整修、恢复湿地生态系统,改善河湖水质,保护天然草地和灌草坡。到那时,才会真正形成“林瑟瑟,水冷冷,溪风群籁动,山鸟一声鸣”的意境。


漫漫二十年,执着野鸟会,自然之友野鸟会在二十年发展中执着前行,与各地观鸟爱好者一起坚持鸟类调研。圆明园遗址公园的鸟类调查结果也为城市公园鸟类研究和生态保护提供了珍贵的科学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