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9月10、11日自然之友野鸟会20周年系列鸟调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6-09-07 10:37:24 | 浏览次数:7561

9月3日奥森南园鸟调小结

9月3日天气晴好,阳光充足,虽然气温30度,还是感觉有点热,18人参加了这次观鸟活动,小学生5人,记录鸟种32种。

奥海对岸,依然是苍鹭,夜鹭呆立水边,水面上有灰鹡鸰、家燕、金腰燕、黄苇鳽飞过, 芦苇丛上方,一只大杜鹃被喜鹊追逐驱赶,很令我们惊奇,难道它是在等待小杜鹃被东方大苇莺喂养长大后,带着自己的孩子一起南飞吗?!水中木桩及绳子上,有白鹡鸰和普通翠鸟在此停留,借助单筒望远镜,多数人看清了它们的真容,无不感叹普通翠鸟的亮丽美艳。

走向湿地,鸟况一般,几片水域里分别看到两只斑嘴鸭亚成,嘴端的黄点还不明显;黑水鸡亚成一只;小鸊鷉多一些,一只幼鸟站在荷叶上晒太阳,招来我们围观了半天;水边的大树上落了一只红尾伯劳,还没来得及看个仔细就不知了去向;白头鹎的幼鸟,白脸颊还没不明显,个头已接近成鸟,被丁老师拍到;东方大苇莺只看到一只,穿梭于柳枝与苇丛之间,不知是否还在育雏,苇丛中不时传来东方大苇莺的叫声,看来它们的南下旅程还没有开始。

走出湿地,钻进树林,蚊子依然很多,鸟况还不错,珠颈斑鸠、戴胜、红喉姬鹟、大山雀、大斑啄木鸟、灰头绿啄木鸟、星头啄木鸟等都看到了,有柳莺在枝叶间不停跳动,难以判断种类。

舒老师和丁老师穿过洼里湖,走向奥森的东门,补充扩大了我们的鸟调范围,沿途收获了目标鸟种棕腹啄木鸟,还有红喉姬鹟、乌鹟、黄腰柳莺等。
这次观鸟活动共记录鸟种32种,增加了灰鹡鸰、棕腹啄木鸟两个新种,期待下周有更多鸟朋友与我们相遇!

——彭明

圆明园鸟调东路回顾:

2016年9月3日,星期六 晴

这次许天健小课题汇报的内容是观鸟。这个周末,他便带着我和尔涵参加了一次自然之友的观鸟活动。说起观鸟我也不是第一次了,暑假时就去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观鸟,从小到大观过五次,但是真正体会到观鸟乐趣的,恐怕只有两次,这一次就是其中一次。

我和妈妈拿着望远镜和《北京野鸟图鉴》,七点半在圆明园门口准时集合,并很快找到了天健和尔涵。进了园,我们发现这次活动有许多上中学的哥哥姐姐参加,还分为东路和西路,我们都去了有汪周老师带队的东路。哥哥姐姐们大部分都去了西路,只剩下三个人。分完路了,出发!我们沿着一个花池走,汪周老师告诉我们,这里在修建喷泉,以前也有很多种水鸟。

刚刚走了一小会儿,我们就看到了一只斑鸠从头上飞过,因为只是一个黑影,所以一开始无法辨别是什么鸟,后来,从身材来看,发现是只斑鸠。那到底是什么斑鸠呢?忽然,这只斑鸠又以同样的路线飞回了一小片沙地上,东啄啄,西啄啄,衔了一根树枝,又飞到了树上,站在一根小树枝上埋头苦干起来。但是因为几片叶子挡住了视线,看不出来它到底在干什么。现在都过了筑巢的季节了,珠颈斑鸠也不在小树枝上筑巢,那它为什么要衔树枝呢?这个问题就连汪周老师都无法给出答案。这时,珠颈斑鸠又飞回了沙地,又衔了一根树枝,飞了回来。

走了又走,绕了又绕,过了不久,便来到一个土坡前,我们迫不及待地爬上土坡,眼前出现一大片花池,这里应该是游禽和涉禽的乐园吧!果不其然,从天空中飞下一只白鸟,降落在这荷塘中,正在大家议论这是什么鸟时,一只游船给了我们解答的机会,为什么呢?这只船会经过白鸟的降落点,如果它被惊起,那不就有希望吗?大家决定再等一等,功夫不负有心人,游船路过时,白鸟果然飞了起来。哈!脖子上有斑纹,原来是池鹭啊!

后来,我们又看到一只色彩亮丽却有一张奇特大嘴的翠鸟。七八只头顶扁扁的乌鸫,一只灰头绿啄木鸟,两只无视我们的悠闲梳洗的绿头鸭,一只奇特程度与翠鸟不相上下的戴胜,一只山斑鸠,还有一只外号“黑影”的神秘鸳鸯,两只静静立在荷叶上的红蜻。汪周老师不仅教我们认识鸟儿,还教我们认识了很多植物呢——她给我们讲解了“荆棘”这个词的来历,还带我们辨认了狗尾、狼尾、狐尾草!

这次观鸟,我的收获实在太多,更感受到这样的观鸟其实是集体活动,有更多乐趣,还能收获精彩的故事,留下美好的回忆。下一次观鸟活动是什么时间呢?好期待呀!

——黄海灵,人大附小五年级学生

9月3日圆明园鸟调回顾

温度26度

暑热退去,北京迎来最美的季节,天空再现APEC蓝。迁徙季的到来吸引了众多观鸟人,来了好些学生,有几个小学生,还有一拨中学生,大大小小三十多位鸟友,跟着指导老师汪周老师从颐和园南门浩浩荡荡入了园。汪周老师把人员分成两拨,中学生一拨分配到西线鸟调,剩下的大人孩子跟着汪周老师走东线。

上次来圆明园跟汪周老师鸟调已是2012年的冬季,一晃近六年过去,时间都去哪儿了?如今的圆明园三园都藏着哪些精灵呢?进入秋季,候鸟开始迁徙,今天我们会有跟哪些候鸟偶遇呢?能看到红隼、鸮之类的猛禽么?会与戴胜邂逅么?几个熊孩子心怀期待跟着汪周老师出发了。

早晨的湖面平静如镜,我正沉醉在湖中鉴碧亭的美丽倒影中,只听有人说树上的鸟叫应该是大山雀和沼泽山雀。一会儿听我家三宝轻呼:残桥那儿的草地上有只朱颈斑鸠!果然,一只朱颈斑鸠在草地上走来走去,不似闲庭信步,一会儿叼起一根小树枝飞到湖边的柳树上,然后又飞回残桥边的草地,继续寻找树枝。大家以为它在搭窝,汪周老师提醒大家现在已经过了繁殖季,不是筑巢的季节了。那么这只朱颈斑鸠在干嘛呢?修补鸟巢?

怀着这样的疑惑,大家继续往前走。兴许是太希望见到新的鸟种了,三宝从望远镜里发现远处树枝上站着两只鸟,白色,连忙拉着汪周老师过来确认是什么鸟。经确认,是鸽子。

凤麟洲,眼尖的鸟友发现两只白鹡鸰从湖面一闪而过。湖面的鸭子不见了,只有湖边一圈密密的荷叶。不过,后来还是在湖的北边发现了一只小,独自在荷叶边游来游去。天空中飞过几只金腰燕。在一片茂密的灌木从前,汪周老师让我们仔细听,那一声一声如小石头相互敲击的声音,就是褐柳莺的叫声。大伙儿竖起耳朵仔细听,豁然听到了小石头的声音。只是这小东西藏得太深,我们找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其身影。一只斑鸠落在一棵树的树梢上,藏在树叶间。常来圆明园观鸟的一高中女孩瞄一眼就认出是山斑鸠,它跟朱颈斑鸠的最大区别在脖子的花纹上,朱颈斑鸠的脖子是一圈白色斑点,而山斑鸠的后颈是黑白相间的斑纹。前一阵才把斑鸠跟鸽子分清楚,没想到斑鸠还有好几个近亲呢。

绮春园湖面靠近游船码头一侧的荷叶上分别立着三只绿头鸭雌鸭,一只金鸡独立并把头埋在翅膀底下晒日光浴,另外两只鸭子用精心梳理羽毛。小一家三口也在附近嬉戏,居然第一次看到的爸爸妈妈一个猛子扎到水下,再浮出水面时嘴里银光闪闪,原来是一条鱼,小亚成追上来,爸爸把鱼喂给了小宝宝。好有爱的画面啊!

浩然亭的小树林里很热闹,灰喜鹊唧唧喳喳,有沼泽山雀,汪周老师还听到了红喉姬鹟的叫声。附近的杜仲树林应该有红嘴蓝鹊的巢,我们有幸见到的四只红嘴蓝鹊的倩影。

去往思永斋的路上,我们看到了有人用大炮在附近拍到的冕柳莺的照片,还有黑卷尾。

思永斋的树林里终于第一次见到大山雀的身影,白色的脸颊,胸前一道非常明显的黑色纵条纹,就像穿了件带黑色拉链的夹克。虽然没有看见黄眉柳莺,但在汪周老师的指导下,终于分辨出那清脆的似“紫薇、紫薇”的鸟叫声就是黄眉柳莺。

爬过小土坡,前面豁然开朗,是另一片荷花池,荷花只剩三三两两,荷叶依然茂密挺拔。远远的荷花池中间的铁桥栏杆上立着两个黑影,通过望远镜,汪周老师说是两只鸳鸯,其中雄鸟的羽色因为过了繁殖季已经不再鲜艳。正在大家观看鸳鸯之际,突然一只褐色的水鸟从荷叶中飞起,原来是一只夜鹭亚成。一条游船从荷叶中穿过,惊起一只白色的水鸟,惊慌失措钻入另一片荷叶中不见了,正自以为是小白鹭呢,三宝认出其实是一只池鹭,脖子上有褐色纵条花纹呢。

在牡丹园的小山上,大家找到一只山斑鸠、棕腹啄木鸟、棕头鸦雀。由于我们在这里辨认鸟耽误了时间,等我们走到芦苇区时,先到的三位鸟友告诉我们刚才在这里看到了红隼,三宝听了后悔不迭,恨不得捶胸顿足。也许是将近中午,芦苇荡冷冷清清,只远远的看到一只翠鸟立在一个柳树枯枝上,一群白头鹎叫得好不热闹,但只闻叫声不见鸟的踪迹。

狮子林附近的湖里有五只小、两只黑天鹅、一只黑水鸡成鸟和两只亚成、一只绿头鸭雄亚成。

来到福海已是中午,大部分鸟友都走了,剩下我们家三宝和两个同学还有一个中学生,没有看到猛禽决不罢休,几个熊孩子赖着不走,耐心的汪周老师就继续陪着孩子们走完东线。福海水面没有看到什么鸟,但是在观澜堂附近看到几只沼泽山雀、柳莺,还惊喜地看到两只小麻雀在水边洗澡。

来到春泽斋时,大家几乎走不动了,于是在一片小荷塘边停下来,一边休息一边观鸟。没想到这片树林和小荷塘给了大家最后的惊喜。不仅乌鸫飞来飞去,还有朱颈斑鸠、山斑鸠在树上休息。本来静静的荷塘不知从哪儿冒出两只绿头鸭雌鸟,在荷塘里洗完身子,走上岸边细细地梳理着羽毛。三宝发现了一只啄木鸟,欣喜地说那是只棕腹啄木鸟,等汪周老师确认过后,纠正道是大斑啄木鸟,腹部的尾羽太像棕腹啄木鸟了,把性急的三宝给骗了。 然后三宝又发现草地上一支灰头绿啄木鸟,正在大家专注地观看灰头绿时,只听汪周老师说:戴胜,戴胜!我们几个赶紧用望远镜找,终于在一棵树底下发现戴胜,三宝的小伙伴戴胜本来累得要趴下了,听说有戴胜一下子又来了兴致,第一次观鸟就看到戴胜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今天观鸟从早上七点半到下午两点半,长达六个小时,但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这次观鸟活动共记录鸟种33种。

珠颈斑鸠 14

大山雀3+

沼泽山雀5+

白鹡鸰 2

乌鸫 10+

金腰燕 3

山斑鸠 4

小䴙䴘 8

白头鹎 6+

褐柳莺 1

绿头鸭 5

红嘴蓝鹊 6

红喉姬嗡8

灰椋鸟 2

八哥2

冕柳莺1

黑卷尾 2

黄眉柳莺 3

鸳鸯 2

夜鹭 1

池鹭 1

棕腹啄木鸟1

棕头鸦雀5

普通翠鸟 2

红隼 1

黑天鹅 7

黑水鸡 3

灰头绿啄木鸟 1

戴胜 1

大嘴乌鸦 1

大斑啄木鸟 1

喜鹊1群

灰喜鹊 5+

——三宝妈妈

圆明园鸟调西路回顾:

9月3日,星期六,圆明园

因为听说上周西路有蚁鴷,所以 我们八中生物社的几位同学决心同叶文老师走西路观鸟。

刚走每一会,丝光椋鸟就直飞上,在树上一动不动,让人很难找,黑卷尾被喜鹊赶下树后,站立在电线杆上警惕的望着四周,大白鹭也缩着脖子从空中穿过。啄木鸟的声音一路上也没有了断。

最令大家激动的还是在守卫城旁,柳树上,一个蓝色的身影飞快闪过,崔雅棋便开始蹲下仔细寻找,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个蓝色的身影终于现身了,是黑头鳾!"黑头鳾,黑头鳾,快看!"头脑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听见旁边相机快门咔咔的声音不绝于耳。在这之前,棋棋独自离开队伍,到不远处更加僻静的地方找鸟,也带给了大家不小的惊喜:一只小蝗莺在树中穿梭。尽管自己的腿已扎在棘中,但也拿起相机,记录下了这一震撼的瞬间(对我们而言),这或许就是一种精神吧!

虽然今天没有收获到很多的鸟种,但我相信今天同社员学习到的却是足多的。

——龚梓照

夏末圆明园观鸟总结

知不觉,我来生物社也半年时间了,也当了一把小小的观鸟人。在京城,寻找着这些灵动的风景。记得上次来还是春风尚寒,3月中旬的样子,我正是在这里,领略了观鸟的精彩,开启了摄影这个爱好的新篇章。

到了圆明园,这次多是青少年的样子,走在路上,也多了往日静穆不同的喧嚣。一进院,我们便走了西路,太阳还不是太火热,一切都雾蒙蒙的时候,便有人喊道:“快看!”,那是什么我还没反应过来,一切长枪短炮都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原来是“金翅”啊。小小的鸟儿在园子的围墙上伫立着,叫声中的欣喜,正像我的心情,自由的,惬意的。

也许在这个小小的团体中,我倒非常“不合群”了,在大家驻足观看,赏心悦目之时;我却看到了后面的风景。是蓝蓝的天,是碧绿的荷塘,还是那早上晨练萨克斯管的老人。乐声一路伴随着我们,是啊,相比那个萧瑟的春,夏天的圆明园才彰显出它的庄重。那属于皇家园林的典雅。

到了长春园,一切又变了种韵味。小桥流水,幽静,自然。走着走着,随手一拍。咦?怎么出了两片一样的荷叶。再一看,水蓝蓝的,反着天空的颜色。这里的水,可不只是蓝色,在树荫下得碧绿,在小桥边的粉红……这里的水怎么绿中点黄?原来是荇菜啊,一朵一朵的小花开在中间,星星点点的,给了湖水无限生机。继续走着,却好像又没有走。一座一座对称的小桥出现在身边,让人恍如陷入梦境。仔细一看,桥后面是什么呢?万丈光芒的,是传说的世外桃源?是鸟儿们的欢乐林?还是每一个热爱自然的人心中最纯净的乐土呢?

不管怎么走,在湛蓝的天空下,在悦耳的啼鸣声中,另一种满足也油然而生了。当人们最需要一双发现美的眼睛时,满眼都是最美好的自然景象,无从下手的感觉也有着不同以往的欣喜。

我只能沉浸在最纯真的美之中,分享和那些小精灵相遇的瞬间。在阳光的照耀中,一抬头,一身白影恰巧掠过。手快的同学们已经拍下来了。原来是长大后的小白鹭,望着它展翅高飞,我也想要一对翅膀,展翅在无边的天地中,自由自在。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也放开了平时的各种拘谨,学着像那些精灵一般惬意在自然之中。不走寻常路,不压抑好奇心,这或许就是我最大的收获吧。刚开始我只是想让我的出行有一个目的,但是现在我的“目的”,或许只是漫步在这样的蓝天下,欣赏在如此的生灵中了吧。

——张鼎

上周天坛鸟调回顾

天坛有这样一群观鸟的人,每到周末一大清早便从城市的四方因着共同的兴趣而聚集到天坛,在资深专家李老师的带领下循着鸟儿们的声音、用智慧的双眼去捕捉它们的身影。

在友人的介绍下,今天的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

一进天坛西门不远就不时有人兴奋的、低声的招呼大家“看、看这有一只!”。老师最先跑过来,循着所指认真地搜寻,观察,并向大家介绍所寻到的鸟的名称、体态、大小、羽色、喙型、尾型及其显著特征等。随行有专人负责把大家发现的鸟分类记录。

正在大家认真记录听讲的时分,四周响起一阵急促的鸟叫,老师忙看向天空“有猛禽!”大家也应声望去,却只见茂密的枝叶,老师说这急促的声音就是鸟们的紧急报警。好在,一分钟左右,鸟们又恢复了平静

这里最多的还是麻雀、喜鹊和灰喜鹊。因在这里住得久了,见识自然就多,一副主人翁的姿态,在草间闲庭信步、在枝间悠然自得,而且也最不怕人,它们有时就站在离你最近的枝头,摆出一副审视的姿态看着过往的行人。

除了它们,看到最多的要数燕子和斑鸠了。

今天在斋宫外的御沟里看到了两种燕子,一种是家燕,另一种是金腰燕,后者的体型略大,而这最明显的区别在于金腰燕的腰部羽毛是一圈很明显的浅栗色。御沟里长满了草,许是草里的虫子很多,燕子们在沟里轻盈的剑一般的上下舞动,看得我们眼花缭乱。速度之快,连单反相机都不好捕捉。

斑鸠的体型就更大些了,飞的不向燕子那么快,相对就好观察到,一只斑鸠飞到枯树枝上,不一会又飞来几只,其中离它最近的一只,不时的朝它点头,模样甚是滑稽。老师说现在正逢斑鸠的的交配季节,点头的是公鸟。哦,原来这是在求偶呀!过了一会,许是,母鸟被公鸟的诚意打动了,双双飞走了,祝福它们吧。

老师还介绍说2000年这里还有很多的长耳鸮(猫头鹰的一种)可以观察到,但是去年就观察不到了,这和城市大力灭鼠,还有拍鸟人白天对它们的惊扰有关。

今天在林间还看到两位拍鸟的爱好者,他们架着大炮(长焦镜头),安静的坐在小路边,盯着前方他们为鸟儿撒食的地方,还不时欠身轰走那些不请自来的麻雀。老师介绍说这叫诱拍。

虽然他们对鸟并没有伤害之意,但是被诱食必定不是鸟的自然行为,诱食的人多了,必然就影响鸟的正常生活;诱拍者们这样长时间坐着,必定不如行走于林间,聆听寻觅探索得来的更令人兴奋有趣。

丹陛桥平坦宽阔,桥面为平铺水泥方砖,中心堤白石,石面稍稍凸起,略呈弧形。昔年举行祭典之时,其处为神舆行经之道,故称神道,与祈谷坛南砖门中门及圄丘成贞门中门相接。这里视野开阔,李老师不时地望着天空搜寻着什么“猛禽!快看!”不远处正有一只大鸟在高空盘旋,通过李老师的长焦镜我们看到了猛禽凌空展翼的矫健身姿,这是一只亚成阿穆尔隼。

今天的观鸟行程大约10公里,看到了很多我叫不上名字的鸟,通过今天的活动,我才真正地发现,原来我生活的城市,不仅有我们、有山、有水、有宏伟的建筑、有历史的遗迹,更有穿梭于林间,栖息于枝头、房檐、屋脊,翱翔于蓝天的可爱的鸟儿们。我愿和它们做永远的朋友.

今天还看到一只逃跑的鹦鹉,绿色的羽毛,红色的喙,右脚上还挂着挣断的铁链。好为它的未来担心,愿它一切安好。

——张巾帼

天坛观鸟记

9月4日,一个寻常的周日,对于我却不寻常,在缺席了夏天观鸟后,重回观鸟队伍。

到了天坛门口,看到李强老师、晏老师和程老师等一系列老朋友后,心里着实激动,和这样一群善良热情对自然充满真诚敬畏的在一起学习,实在是人生乐事!

观鸟伊始,我们来到一号区,在开始之前,由于今天来的新人,尤其是小朋友比较多,李强老师把大家召集一起为大家讲解观鸟步骤和注意事项,这是观鸟的基础。在一号区中,按照李老师的教诲,大家依靠肉眼扫着动静,侧耳倾听,终于被我们发现了“情况”,珠颈斑鸠稳稳的坐在树枝顶上,喜鹊和灰喜鹊不时飞过,大斑啄木鸟也过来凑热闹,这些景象很难想象到都集中在一枝枯树枝上。最后,又一只珠颈斑鸠飞来,上来就开始类似“磕头”一样的对另一只,老师马上问,他在干什么?有猜洗脸的,有猜玩耍的,答案揭晓:他在求偶!虽然众人疑惑已经过了繁殖季,但李强老师的解答说服了大家:有些鸟已经适应了城市生活,不愁吃喝,在基本生存生活条件可以满足的情况下,可能会发生非繁殖季求偶的情况,这也体现出生物的适应力。有意思,虽然每天早上都能听到家门口珠颈斑鸠的叫声,但是他的求偶方式还是第一次见到。

继续走,老地方戴胜的长枪短炮已经消失,看来繁殖季过去,“戴胜哺乳”的奇景也算过去了,希望他们享受一些安静的日子。

大家边走边聊,突然李强老师停住,迅速朝着一个方向奔去,这架势肯定有新鲜家伙出现,果不其然,猛禽出没,连喜鹊也报警慌乱起来。不过没追到踪迹,不灰心,继续观察。

路上的鸟儿不算多,偶尔听到啄木鸟啄木的声音,也看见几只小松鼠快速跑过,利用听声辨别,收获到了金翅雀,这是我第一次拍到金翅雀,实在有点小激动。

红喉姬鹟也在一些废弃铁架上唱着,被我们镜头捕捉到,由于不在繁殖期,喉部并不是红色,所以分辨起来还是需要其他特征辅助。蓝歌鸲第一次见到,大家是又上网查询又和照片做对比,最终判定为蓝歌鸲幼鸟,识别一只鸟真的不容易,尤其在秋天,没有繁殖期的明显特征,也有幼鸟亚成和成鸟的混淆,没有时间的积累,绝对不行。

到了斋宫,是最有意思的地方。由于楼宇众多,吸引了很多家燕和金腰燕,平日燕子飞得高,不好观察,这次大家一次看个够。很多人也终于分清楚了燕子和金腰燕的特征。有收获就没白来!

到了回音壁,李强老师又讲起长耳鸮的故事,听了多次,但还是很期待他每一次讲述。我们听得不仅仅是故事,也是感叹,也是情怀。人类对于自然的影响不可逆转,很多野生动物失去了自己的家园和食物链,他们只能渐渐消失,渐渐远离自己熟悉的家园,去更遥远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人类越来越扩大的活动面积并不值得称赞,而应该为远离自然感到悲哀。

今天收获鸟种22,虽然看见很多鸟,但种类却并不多,像老师讲的,有些鸟类适应了城市环境,它就会繁衍生息数量越来越多,反之则越来越少。

不管怎么样,观鸟的队伍逐渐庞大,对孩子的自然教育逐步加深,我们对未来的自然环境仍然充满希望,希望把家园还给这些野生动物,和谐共处!

——崔慧

天坛鸟调小结

9月4日,天空作美,并没有象预报那样出现雷阵雨,极易观鸟。

因上次的失约,这次早早的就站到集合点,盼望着盼望着其他组员的到来。同时,也为鸟调带来了新生血液。今天参加鸟调成员共25人,其中小学生4人,中学生4人。

这半天的观鸟时间,收获不是很满意,共收获22种鸟。因有新人加入,李老师又详细的对天坛鸟的种类,从2003年调研至今共发现180种做了说明。现在正值鸟秋季迁徙之际,它们会带上全家一起飞往南方。我们认鸟要先从看鸟、听鸟入手,多从树枝、树尖、枯树干寻找鸟的踪迹。要领讲完,正式开启观鸟之旅。西门是观鸟最佳之地,我们一如既往的发现了许多鸟种,星头啄木鸟、大斑啄木鸟、珠颈斑鸠成对的同时聚集在一棵树上,对我们这些新人来讲,是极好的视觉冲击,可以从体型、颜色上很好的辨别他们的特征。因人为干扰过多,他们的求偶季出现了不定期现象,随时心动随时追,所以,我们今天有幸目睹他们点头求偶的过程。这是第一大收获。继续行走中,一名初中生发现了一只像鸲又像翁的鸟,我们的李老师又运用了他矫健的身材,追寻此鸟并抓拍了它,我们伫立在镜头前,再次聆听老师讲解鸲与翁的区别之处,腿长为鸲,腿短为鹟,这是第二大收获。就在我们探讨鸲、翁之时,树尖上落着一只大黄鹦鹉。从其脚上的铁链一看便知是越狱成功之鸟,正在高兴之时,一群灰喜鹊对它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大有我的地盘我做主之意,随之,我们又开始担心大鹦鹉的命运,希望它安全度过此生。

斋宫旁寻到一群家燕和金腰燕,有的低处觅食,有的高空飞翔,在李老师详细讲解下,我们在空中也能把它们分出彼此。这是第三大收获。

认鸟的知识就是在行走中通过老师的传授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

时间已经过半,李老师一直纠结,今天没有看到猛禽,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李老师回眸的一瞬间终于看到了一只亚成阿穆尔隼,它盘旋在上空,久久未能离去,也许是为了满足我们心意让我们多看它几眼吧。迁徙之际的今天总算看见了一只猛禽,也为这次鸟调交出了一份满意答卷。这是第四大收获。

油松林里我们正在专注看金翅雀幼鸟的时候,不知从哪里传来几声鞭炮声,惊吓了树林里所有的鸟,金翅雀也随之没了踪影,队伍中发出一片怨气与惋惜声。

——焦宏

天坛鸟调回顾

日期:2016年9月4日,周日

时间:7:30-11:30AM

地点:天坛公园

天气:多云

气温:29度

领队指导:自然之友野鸟会晏燕 ,李强

参加人数:24人。中学生4人,小学生2人,学龄前2人。成人16人。

发现鸟种:22

鸟名:大嘴乌鸦,极北柳莺,大斑啄木鸟,珠颈斑鸠,金腰燕,星头啄木鸟,乌鸫,家燕,雀鹰,白鹡鸰,蓝歌鸲,八哥,白头鹎,红喉姬鹟,褐柳莺,红尾伯劳,灰头绿啄木鸟,阿莫耳隼,金翅雀

今天是9月1日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日,我和妈妈来到天坛公园参加由李强老师指导的鸟调活动。前几天秋高气爽,阳光灿烂,可是今天是多云,湿度也比昨日稍大,到是不冷不热的,比较适合观鸟。我和妈妈图凉快都穿的是短袖和短裤,没想到给秋天的蚊子送去了一顿美餐。进了西门,李老师给新老鸟友讲了观鸟注意事项和以往的经验,我们就照例沿着右手边有着茂密树林的小路走走停停寻找目标。因上周一进西门就看到白眉姬鹟,我们便在此处多停留了一会儿,但是并没有如愿的看到它。李老师像猎人一样拿着他的武器“长焦相机”继续找着。啊,那里!他指着一棵Y字形的发白的枯树枝,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左叉上有两个黑点,右叉有一个黑点。我们用望远镜对焦仔细一看,左边树枝尖上小一点的是星头啄木鸟,另外两个大一些的,下腹部红色的是大斑啄木鸟。因为逆光有些人可能看不清楚,李老师为大家描述了一下它们的特点,还问大家天坛这里有哪些啄木鸟?哪些是留鸟哪些是迁徙过境的鸟?啊,对!大斑啄木鸟,星头啄木鸟,灰头绿啄木鸟是这里的留鸟,而棕腹啄木鸟是会在最近迁徙到南方的,我们往年在天坛都有记录。鸟儿们春天飞到北方繁殖后代,秋天又飞回南方过冬,周而复始。正说着,几只珠颈斑鸠在林子里频繁穿梭,有两只落在了一个横的树枝上。右边一只还上不停地上下点头好像在对左边那只说着什么。李老师说那是雄鸟在像雌鸟求偶。可是为什么都秋天了还求偶呢?李老师分析说可能是它们现在的食物比以前充足了,也有人投喂食物的原因,所以温饱问题解决了,就有更多的时间考虑繁殖下一代了,比以前每年繁殖的次数多了。李老师建议我们不光要看鸟还要观察和分析它们的行为方式。

我继续向前,走到向1号区北空场拐的岔路口,忽然一群喜鹊惊叫着飞开了。李老师一边提醒我们注意猛禽一边仰头望向天空。一只雀鹰!秋季是鸟类迁徙的季节,大部队很快就要南下啦,我们要随时注意天空中过境的猛禽。每年9月到11月我们都会在百望山开展猛禽调查,已经坚持了好几年了。顺便说一下9月24日我们野鸟会要去辽宁大连老铁山观猛,希望大家积极报名参加!“哈哈”,我们打趣地说:“李老师插播一条广告。”

又走了不久,我和妈妈在交错的松树间看到有树枝不断地颤动,还隐约看到一个扇形尾巴上下抖着。李老师用望远镜看,并用长焦咔咔拍下照片,放大后仔细辨认。我们大家也打开观鸟图鉴仔细比对。是蓝歌鸲还是红喉姬鹟?李老师指着图说:“鸲的腿长,鹟的腿较短,再看姿态,鹟是这样直立挺胸,鸲没那么挺。而且从颜色看,这应该是亚成或雌鸟。雄鸟比较艳丽。非繁殖期,红喉姬鹟的喉部不红。”

穿过草地,树林,我和妈妈的腿被蚊子咬了很多大红包,惨不忍睹。阿姨叔叔们拿出自己的防蚊水给我们用,但是短衣短裤还是抵挡不住凶猛的黑蚊子。建议大家在户外观鸟一定穿上长衣长裤,速干的最佳。在北空场我们并没有太多收获,于是继续前行到了苗圃。对外开放后,失去野趣的苗圃,鸟少了许多。而且,西边栅栏外被施工塑料布围住。西南角有人工搭的投喂点,小树叉,还有两个大叔在拍鸟。被食物吸引,在阴暗的灌木丛里,一只蓝歌鸲蹦来跳去想来投食点进餐。不想打扰他们拍摄,我们走出苗圃,穿过月亮门,向2号区走去。来到斋宫,我们在东北角站定,李老师让大家数燕子,还要分别数出金腰燕和家燕的数量。这里的燕子真多,上下翻飞,我的眼睛紧跟着它们。因为飞行时家燕喉部的锈红色不容易看清,我就用这些特点区分。金腰燕尾巴上面是金黄色的,家燕后背是黑色,腹部白色。当它一闪而过的时候,白色的腹部很容易认出它来!从开始分不清,到通过“题海战术”大量练习,哈哈,基本掌握了区分它们的方法。

一直期待看到猛禽的李老师运气真好,在刚刚达到丹璧桥成贞门的时候抬头一望拍到了一只阿穆尔隼亚成,他指着相机里的图片说:看它翅膀和整个身体有一道黑边。啊,这是我的新种!

继续向南走,到了回音壁外,我们站在小松树林里,聊起天坛鸟类“代言人”长耳鸮的故事。自然之友野鸟会开展观鸟活动20年来,去年是第一次没有在天坛看到它。2000年最多看到过近百只,最近两三年已经降到个位数字。去年甚至在这里消失!什么原因呢?人类的影响,比如嘈杂的喇叭声,电子音乐,灭鼠药导致误食被毒死的老鼠,观鸟拍鸟对它们的打扰等等。这引起我们深深的思考。我们通过参加鸟类调查活动,不仅仅是丰富了知识,开阔了眼界,更重要的是让我们每个人懂得人和鸟类,人和自然的关系。我们是息息相关的,平等的,互利的,不可或缺的大自然的一份子。

十一点半左右,我们经过花甲门通向月季园的路,在长椅上等待我们美丽的红嘴蓝鹊,但它们并没有出现。我们虽然有点遗憾,但这就是真实的鸟调。这次我们一共收获22个鸟种。

回家后我们又查了一下去年同期的天坛鸟调记录,鸟况非常相似。相信随着飒飒的秋风和气温的下降,迁徙大军会浩浩荡荡而来。我们期待下周和随后的鸟类调查有更多的收获。

——赵芸迪(笛子),杨岚(铃兰)

8月24日植物园鸟调回顾:天空任鸟儿飞翔 自然助孩子发现

8月24日早7:30参加植物园的鸟类调查(以下简称鸟调)和亲子观察活动(以下简称活动)的成员,分为东、西两路向院内出发了。参加这次鸟调和活动有4位工作人员及10个家庭(10位家长10个同学),鸟调工作人员担任东西路观鸟的指导老师(以下简称:老师)。入园前指导老师在讲解观鸟注意事项时,特别强调行进中不要追跑打闹、说话要轻声细语以免惊扰了鸟儿。

东路首先在南门内首先看到几只唧唧咋咋叫着的灰喜鹊飞来飞去,前行不久又看到了蹦来蹦去在草地上的喜鹊,前面两种喜鹊都属鸦科是北京的留鸟。过了牡丹园的路上一位家长语气急促轻声地说道“嗨!那棵树上有只鸟可漂亮了。”大家随声望去,路边的树林里没有发现什么,这时候一位用望远镜观察的老师说道“ 看到了,那棵粗的槐树上有一只大斑啄木鸟,现在蹦到主干背后了。”大家沿着手指的方向找到了那棵树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不一会就听到孩子欣喜的声音,“ 黑白的,呀肚子下面还是红的。”“哦,还在蹦那。”"哪儿?哪儿?好,看见了"“哎,刚看见就飞了。”老师又帮助孩子们在鸟类的书上找到大斑啄木鸟,观看不同版本的图片,让一个孩子朗读了书上对该鸟体型、毛色、声音、分布范围和状况以及习性的描述。最后王世和老师提醒大家注意,“大斑啄木鸟枕部有红色的是雄性,记住是枕部也就是后脑勺,没有的是雌性。”

在去樱桃沟路上一片树林地的灌丛中,发现上下飞跳的黑喉石鵖,此鸟的叫声似两块石头的敲击声,并且有时亦能鼓动着翅膀停留在空中,或做直上直下的垂直飞翔。随后大家又观察了栾树、狼尾草、中华蟾蜍、蝉、马陆虫,......等多种动植物。这次看到马陆虫最大的身体长短、粗细,跟六、七岁孩子的中指大小一样,比平时看到的个体要大。一路上看到蜘蛛网大小不一、有平面有立体形状各异,上面不仅有小虫甚至还挂着一只蜻蜓。在大自然中的孩子们时而仔细观察、时而耐心寻找、时而小声讨论,投入到发现、求证、学习的氛围中。

两路汇合后,到达休息地点的孩子们恢复了平日嬉戏打闹、欢呼雀跃、天真烂漫的样子。看着眼前的情景一位老师由衷的说道:“我就喜欢孩子们这样疯玩,远离电视、电脑 、手机等电子产品,在大自然中养眼健身。”

休息后,活动圆满结束鸟调继续进行。当来到一片水面时,阵阵清风徐徐来,大家顿感到身上一爽。忽然有人说“湖里有东西。”大家举起望远镜一看,是两大一小三只小䴙䴘正在扎猛子、游弋。这时在湖边的树林里又发现一群麻雀叫着飞着,一位老师注意到这群麻雀中有几只麻雀个体较小、毛色鲜嫩,落到树枝上不时的炸毛、拍打翅,经用望远镜仔细观察发现鸟嘴基还隐见黄色、喙的颜色也较浅,原来是小鸟在向亲鸟乞食。临近南门的松林里,看到了几只黑头䴓在树间飞来飞去、树上跳上跳下‘,还不时摆出头朝下的特有姿势。

这,次鸟调共观测鸟种15种,充分展示了八月鸟种稀少的特点,希望九月鸟类迁徙开始后,鸟种数量得到大幅增加,届时能够再看到许多种大自然的精灵鸣叫歌唱、翻飞起舞、觅食成长。

——张雁

2016年9月11日在奥森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9月11日星期日7:30-12:00

集合时间:7:30

集合地点:奥森南园南门

指导:待定

领队:彭明(报名电话:13801159686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6年9月10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9月10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指导:汪周(报名电话: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6年9月10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9月10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领队指导:唐俊颖(报名电话:15652678984 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2016年9月11日在北京植物园鸟调。

活动时间:2016年9月11日星期日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北京植物园南门(卧佛寺)

领队:王世和(报名电话:13681511967 短信报名即可)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最新文章

  • ·2017年自然之友23岁生日年会邀请函 23岁,与大自然的“亿万年”比起来,真的不值一提。一路走来,自然之友在鼓励公众参与环境保护、培育绿色公民、开展环境法律与政策倡导、推广自然教育等方面,始终不忘初心,坚持身体力行。在未来,我们期待继续与您并肩前行,一起做大自然的合伙人,一起推进生态文明的建设,一起让我们的环境变得更美好!
    3月25日,2017年自然之友年会,我们期待您的到来!
  • ~自然之友23岁生日年会志愿者,I WANT YOU ! 不仅参与年会,更成为志愿者为大家服务,我们期待你的支持。
  • *年会分会场:植物认知丨让我们共同感受春的气息 自然之“友”们在室内举办年会!简直难以想象啦!这么好的春天,跟着自然之友植物组一起去中科院植物园认识植物吧。
  •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A Chinese NGO has accused a recently opened garbage incineration plant in Tianjin of falsifying parts of an environmental impact evaluation, and is calling on local authorities to suspend operations while the facility’s approval paperwork is reviewed.
  • ~`Incinerators flout standards Emissions from waste incineration plants across China generally exceed national standard, especially in East China's Zhejiang and Fujian provinces, where emissions were found to be several thousand times higher than standard limits, said a recent report.
  • 阙文生:发誓不再做农民的他,考入清华深造、成为景观设计师,最终却心甘情愿回到稻田 阙文生在朋友圈里宣布,他成为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志愿者,已经有8年了。
    他的身份,是一个“种稻”的农人,也是一家扶助农民从事生态水稻种植的社会企业“诚食善粮”经营团队的一员,还是浙江自然农夫市集执行总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