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7月9、10日自然之友野鸟会20周年系列鸟调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6-07-05 19:06:47 | 浏览次数:11889

圆明园鸟调东路回顾:

6月25日圆明园鸟调(东路)回顾

按照天气预报的说法,今天是需要防暑降温的日子。来参加鸟调的人不多,但也足够分成两路,每一路正好三人。西路由叶老师领队,东路由汪老师领队,我和第一次来鸟调的非白走东路。

汪老师说现在正是鸟儿育雏的时候,可以重点观察鸟巢。鉴碧亭右侧的小路上,杨树夹道,正是枝繁叶茂的时候,我们需要很仔细地看,才能看见鸟巢,——有白头鹎的,有喜鹊的,还有灰喜鹊的。灰喜鹊的巢很小,也很简陋;喜鹊的巢比灰喜鹊的要大,而且也精致,一定是花了不少功夫搭成的。前不久去世的杨绛先生,曾写过一篇散文《记比邻双鹊》,详细记录了她家窗前柏树上,一对喜鹊如何搭窝育雏的艰难过程,写得很是真切感人。——现在看到这杨树上的鹊巢,也不禁惹人多了一份关心和担心。没有看见小鸟。汪老师说可能是已经出巢了。

凤麟洲的水面上,只看见数十只家雁和楼雁在各自的领空相安无事地飞来飞去。常见的小䴙鹈、绿头鸭竟一只也没见到,也许是藏在荷叶里了。一只燕隼凌空飞过,大家的精神也为之一振。第一次看见燕隼的我,看了看图鉴,发表了它长得有点凶的看法。汪老师不同意,指着刚拍到的燕隼的照片,放大再放大,说,你不觉得它有点萌?

凤麟洲北边的幽静小路上,一群小麻雀在石墙上跳来跳去。汪老师说,那是刚出生不久的小麻雀,你看,它的嘴角是黄色的,所有的雏鸟,嘴角都是黄色的。走在后面的非白随口说道,黄口小儿。哈,原来黄口小儿是从这里来的。汪老师又指给我们看了好几个如果单靠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的鸟巢。印象最深的是翠鸟的巢,就在土坑上随便钻了个洞,简陋得和老鼠洞差不多,真想不到这就是羽毛那么美丽的翠鸟的巢。水面上,一只半大的小䴙鹈孤独地立在荷叶上。汪老师说,以前这里有一家小䴙鹈,现在只剩下了这一只,也许是和它们的巢数次被打捞水草的工人随手捞走有关。日本有一位研究鸟巢的专家,叫铃木守,曾写过四本关于鸟巢的书。他在观察了各种各样的鸟巢后,写过这样几句话,“没有谁教鸟怎么筑巢。筑巢的场所,材料以及方法都因鸟而异。因为地球上的环境千差万别,各种鸟都有适应这些环境的生活方式。并且为了保护鸟蛋和雏鸟的生命,不同的鸟想出了不同的招数,才有了这么多令人不可思议的鸟巢。了解巢的秘密,就是了解生命和地球的秘密。”我们了解地太少了。

思永斋、含经堂沿路,鸟儿渐渐多了起来,池鹭、夜鹭、金翅雀、星头啄木鸟、大斑啄木鸟,不时在眼前出没。最有意思地是经过一个拐角时,与一只乌鸫面面相觑,近得让汪老师连相机都忘了拿。玉玲珑附近游人稀少,鸟儿也就更多了。水边,绿头鸭带着五六只鸭宝宝惬意地游来游去;岸上,两只山斑鸠愉快地追跑打闹;远处,大杜鹃、中杜鹃、四声杜鹃你唱我和……没有什么比坐在长椅上倾听鸟儿的鸣叫更让人喜悦和宁静的了。

于是,今天的鸟调在喜悦和宁静中结束。

——椿树

6月25日早上,我还在呼呼大睡,妈妈急忙叫我起床,说圆明园观鸟要迟到了。我和妹妹赶紧起床,然后全家一起赶到了圆明园,这时已经是早上8点多。我们径直向凤麟洲走去,不出所料,汪老师一行果然在那里。到了凤麟洲,我和妹妹开始放心的野餐了。野餐结束,我从凤麟洲桥上往桥下看,去年我们在湖里的睡莲旁边曾经见过水蛇,今年也想看看有没有。突然,一只大鸟空中盘旋而过,汪老师急忙开始啪啪啪的拍起照了,经过一番鉴别,汪老师告诉我们这是夜鹭。

在去往浩然亭的桥上,我又感觉口渴了。买了刨冰回来,发现大家在讨论大白鹭、中白鹭和白鹭的饰羽。汪老师通过观鸟手册给我们讲解饰羽是繁殖季期间,鸟类身上长出的装饰性羽毛,从图鉴中看,白鹭的饰羽非常像女孩的白纱裙,长在头部、胸部和尾部。中白鹭在胸部和尾部有饰羽,而大白鹭只有在尾部才有饰羽。浩然亭我们还发现了一只小鷿鷈时而在自由自在的游泳,时而跳到荷叶休息。

——林心意

圆明园西线6月25日鸟调回顾:

今天的温度很高,不过还有些风,不是那种特别闷热的天气。

湛清轩的荷花都长了起来,水面上只有几个不多的空隙,1只小䴙䴘整理了一会儿羽毛就钻到水里面捕鱼去了。

空中有2只灰椋鸟飞过,2只大嘴乌鸦在互相追逐着。

春泽斋的小水塘边,落了一排斑鸠,有4只珠颈斑鸠和1只山斑鸠。

一大群楼燕在空中盘旋着飞过,大概有50只;1只灰头绿啄木鸟从路上横穿而过,钻到树林里不见了。

在夹镜鸣琴,有七八个人聚在一起拍红嘴蓝鹊;河对岸的小路上有2只乌鸫的亚成鸟,边走边觅食。

后湖边上的小池塘里,东方大苇莺的叫声明显少了很多,1只喜鹊追赶着1只大杜鹃。

后湖里面空荡荡的,只有2只小䴙䴘。

我们在武陵春色休息的时候,2只灰头绿啄木鸟一边叫着一边飞过。

舍卫城附近水道里的水基本上被抽干了,似乎是在人工种植一种水草。

1只红隼在空中盘旋,周围聚集了不少家燕,应该是在驱赶红隼。

1只普通翠鸟在水边的石头上一闪而过,几只金翅雀在附近飞来飞去。

到了方壶胜境,在出水口附近有1只夜鹭,紧盯着水面准备抓鱼。

还有1只小䴙䴘背着1只小小䴙䴘,过了一会儿小䴙䴘把幼鸟放在水里,开始潜水觅食。

今天家燕的数量相当不少,金腰燕也看到了好几次,但是在西路没有看到绿头鸭。

本次鸟调总共记录了23个鸟种。

——叶文

6月22日植物园鸟调回顾:

这次鸟调因为人比较少,所以在东南门集合后并没有按惯例兵分两路,而是合为一队,对先东线再西线,对整个植物园进行鸟调。

今天是周二,有一点阴天,时得早上的天气非常凉爽,植物园里也没有多少人,但大门附近的区域却没有看到什么鸟儿的身影,鸟的叫声也没有听到,显得有一些冷清。直到过了游客服务中心,一群欢蹦乱跳的灰喜鹊才打破了这一状况。在灰喜鹊的旁边我们还看到了一只喜鹊,与成群结队的灰喜鹊相比,没有同伴陪伴的它显得有些形单影只。随后两只四声杜鹃互相应和的叫声此起彼伏的从周边传来,听起来很像是在求偶,在这个雏鸟纷纷出巢的季节有点不合时宜的感觉,不过听汪老师说它们可能是在为马上就要开始的灰喜鹊等鸟类的第二巢做准备。

我们继续前行,一只乌鸫的叫声远远的传到了我们的耳朵里,就在我们寻找它的身影时,一只白鹭快速的从天空飞过,这是我们连续第二次在植物园的鸟调中看到它的身影了,很可能它的巢就在植物园附近的山上。当白鹭的身影消失后,意犹未尽的我们将视线转移到了天空,随后收获了4只金腰燕和20只家燕的记录。

在曹雪芹纪念馆附近我们终于看到了2只四声杜鹃的身影,它们贴着树梢快速飞行,一眨眼的功夫视线就被别的大树挡住了,难怪以前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形。在这里我们还看到了两只乌鸫,只要距离较近,这些大嗓门的家伙还是比较好找的,寻声望去一准能看到它们黑乎乎的身影。在离开乌鸫不远的地方,一只咕咕叫着的珠颈斑鸠为我们又增加了一个记录。
在纪念馆的外面我们又看到了一群灰喜鹊,里面很明显有不少今年刚出巢的幼鸟,尽管已经基本退掉了绒毛,但刚换上不不久的新羽毛依然显得毛茸茸的异常可爱。它们活力四射,不停的嬉戏打闹,更是好奇心旺盛,时不时得就七八只开会似的把某个东西围成一圈,然后轮番上去用嘴和抓子研究一番,使整个灰喜鹊群体显得喧闹异常。

离开曹雪芹纪念馆后,我们到了北湖,在这里我们再次看到了小鷿鷈,不过此时的它们已经变成了小鷿鷈一家,一只成鸟、5只幼鸟散布在不大的北湖上异常显眼。看到已经能够独自活动的小鷿鷈幼鸟,我们都有点吃惊,因为一个月前我们才在这里欣赏了一次优雅而激烈的巢区争夺战,一个月后胜利者的孩子就长大了,这也太快了吧?我们讨论了一下,觉得很可能在上个月的时候这家小鷿鷈就已经产卵了,所以才会对后来的争夺者大打出手。

除了小鷿鷈一家,在面积并不大的北湖上空,我们还看到了8只金腰燕和21只家燕,这里是整个植物园中家燕和金腰燕密度最大的地区,这可能是因为不远处的碉楼为它们提供了充足的筑巢空间。此外,我们还在附近看到了两只珠颈斑鸠和1只戴胜。戴胜这种美丽的常见鸟,在植物园好像不多,整个鸟调过程中我们只在北湖看了这一只。

北湖的下一站是梁启超墓,这里是各种雀形目小鸟的天下,前几次鸟调我们就在这里看到了各种柳莺和山雀,这次也看到了不少灰椋鸟、棕头鸦雀、金翅雀、黑头䴓、树麻雀这样的小型鸣禽。像四声杜鹃、乌鸫和山斑鸠这样大一点鸟类,就都是只闻其声未见其形了。正逢幼鸟出巢,这些小鸟几乎都是成群出动,每一群中都能看绒毛尚未退尽,带着一脸稚气,睁着好奇的眼睛活跃在枝头的幼鸟。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刚出巢的小鸟也不怕人,往往人到了几米之外也不见它们飞走,最胆大的几只小麻雀更是人到了1米以外仍然该干啥还干啥。在这里我们还首次听到了噪鹃的声音,可惜的是没能看到它的身影,不过随后一只美丽的白眉姬鹟的出现,多少弥补了一些我们的遗憾。在梁启超墓的院墙外,我们还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一只可爱的松鼠当着我们的面表演了一番吃松果的技巧,它双手捧着尚未成熟的油松球果,飞快的将外表硬化的鳞片磕掉,剩下的部分就都成了它的美味佳肴。面对大餐,它几乎无视了树底下的我们,大快朵颐中纷飞的碎屑甚至撒了我一脑袋。

临近中午,天气渐热,鸟儿也开始寻找隐蔽的地方避暑,越发的难以发现。除了常见的喜鹊、灰喜鹊、麻雀(它们的数量也没有早上多),其它鸟类的种类和数量都开始大量减少,在后面的半程调查中,我们只看到了2只乌鸫,2只珠颈斑鸠;2只白头鹎;3只金翅雀和一小群大约10只棕头鸦雀。不过也有意外的惊喜,这个猛禽迁徙已经结束的季节我们在水源头附近发现了一只燕隼,估计它并没有像别的猛禽那样继续北上,而是留在植物园附近的山上筑巢繁殖了。

这次鸟调记录的鸟种较少,全程仅记录到27种鸟类。

——华盖木

2016年7月9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7月9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指导:林伦(报名电话:13910719546 短信报名即可)

继圆明园、天坛、奥森鸟类调查之后,自然之友拟和北京植物园联合筹备,进行北京植物园的鸟类调查;现招募活动领队既调查员,名额不限。

2016年7月10日在北京植物园鸟调。

活动时间:2016年7月10日星期日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北京植物园南门(卧佛寺)

领队:高向宇(报名电话13811469318 短信报名即可)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