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8月16日苏州小组“小组课堂“

分享到:
发布者:会员服务 | 日期:2015-08-21 17:18:45 | 浏览次数:17096

8月16日下午第一期“小组课堂”在西安交大利物浦大学如期进行,主讲人是西安交大利物浦大学陈正老师,主题为<什么是“好水”>,到场共有十三位伙伴,另有两位小朋友。

本次课堂,陈正老师给予了很大支持,讲课更是用心。在座的伙伴和朋友,利用周末时间来听课,讨论中也提出了很多问题,让我学到了更多,在此致谢!此文所发的记录和内容,在整理中难免有疏漏错误,欢迎批评指正。


《第一期小组课堂内容要点及现场问答》

课堂内容节选:

一、陈正老师让在座同学举例生活中的水

这下可热闹了,大同学,小朋友,都开始举例,汇总一下,还真的不少,不一一点名了,按每人所举例子如下:

1.自来水2.软水、硬水 3.矿泉水 4.白开水 5.井水 6.污水、超滤水、RO水、山泉水 7.蒸馏水 8.雨水 9.河水 10.茶水 11.饮用水12.海水。

接着这些例子,陈正老师从水污染现状,水处理工艺,以及各种瓶装水产品的开发,来说明目前我们对水的认识和利用情况。

所引用的图,主要是最近官方公布的各大水系污染图和其它专业研究报告中的图,全国主要水系的污染图让在座的朋友感觉很受冲击。蓝绿色为一类到三类水,橙红色主要为五类劣五类水。

1.长江水系主要还是以蓝绿为主,在座的朋友还在指指点点。(主要因为水量大,自净能力比较强,其实各地的污染依然很严重,苏州就是典型例子)

2.淮河水系橙红色已占去一多半,伙伴们开始紧张了。

3.海河水系除了北京城上游,几乎全被血红色占据,连在场的九岁的小朋友都震惊了!

所讲内容中有三个问题引起我的注意:

1.湖南的地表水看起来很好,但重金属随水排出量超过全国的50%。

2.普通的水处理技术很难处理富营养化的问题。

3.各种高端品牌的瓶装水让人眼花缭乱,家庭水处理设备使用者越来越多。

二、好水看什么

这是我们都想知道的问题,陈正老师从2006年颁布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为例,以106项测试指标中的典型指标来做分析。

比如微生物和重金属,是国内外都极为重视的饮用水指标。

有机污染物,则成为越来越复杂,越来难以处理的饮用水指标。

近年来,新产生的污染物(绝大多数为有机物)产生的污染难以判定,比如异臭、异味等难以量化判定,但又成为很多地区饮用水不达标的重要原因。

(这一部分信息量很大,因为我的专业水平有限,仅能略举一二)

三、正与误:我们对好水的评价

在这一环节,陈正老师指出,政府与公众都对“好水”的评价有着巨大的影响。

政府通过不断提高水的保护和排放标准,来保障用水的安全。

公众通过监督和举报,来促使政府提高饮用水质量,加强水污染治理。

另外,公众还需要关注生活中所用到的水的主要指标和自来水公司出厂水的检测报告。陈正老师以园区清源华衍自来水公司的检测报告为例,为我们解析了报告中的指标。

现场问答:

最后是提问和答疑,我只做摘要,谨供参考。(Q为问题,A为解答)

Q:以前河道中的水,同一条河里大家可以洗衣洗菜,用来喝也用来排放生活污水,而现在河里的水大家最多只是看看,不敢饮用?(本问题在讲课时提问)

A:河水中的污染物主要有微生物和一些无机有机污染物。在自然条件下,河水具有一定的自净能力,污染物浓度较低,简单处理后可以饮用(但依然有风险)。现在的污染物已经超过河水自身承载,污染物越来越多,风险太高无法饮用。

Q:“千滚水”是否可以饮用?(由场外张伟应同学在微信群提问)

A:如水中不含太多其它物质,如硝酸盐类(多次煮沸,水中氧气减少,微生物容易转化为为亚硝酸盐,对身体有害),并无问题。简单地说,“千滚”的茶水,柠檬水等水,不建议饮用。合格的纯净水,多次煮沸,仍能饮用。

Q:净水器出来的水,可以放心饮用吗?

A:需要按照说明书定期清理滤膜等过滤装置,也要定期清洗盛水容器,才能保证过滤水的质量,并不是买了净水器就能一直使用。好的滤膜可以直接去除病菌,可以直接饮用。

Q:长期饮用纯净水,是否对健康有影响,比如是否影响身体对微量元素的摄取?

A:目前尚有争议。人体对微量元素的吸收主要来自食物,来自水的非常少。个人意见无需担心这个问题。

Q:自来水中残留的cl(氯元素)是否对身体有害?

A:cl(氯元素)对人体影响很小,按目前所有研究来看,煮沸之后,可以大幅减少水中的氯,从而降低氯的影响。我国的自来水不是直饮水,请煮沸后使用。

Q:水会引起癌症吗?酵素是否可以放心食用?

A:不达标的水会引起身体疾病,饮用水与癌症的关系也有很多研究和报告,可以参考。酵素水里微生物超标很普遍,所谓“清肠”,其实是微生物毒害的一个典型症状。个人建议浇花可以,不要饮用,不要饮用,不要引用。

Q:讲课中提到,如果有钱,在水处理方面,我们比大自然做的更好,我们真的能做到吗?

A:从理论上说,可以做到,现在的水处理技术,基本可以去除各种已知污染物,但成本昂贵。从大环境上说,即使你做到自身不受水污染的影响,而周边环境污染严重,其实作为个体,本身已经在承受环境污染的代价,即你只能呆在用钱支持的所谓没有污染的小环境里,而不能接触存在污染的外面的环境。

Q:现实中为减少水污染,我们做到的很有限,我们能为水做点什么?

A:作为个人,力量有限,但每个人都来关注水环境,每个人都表达自己的关注,就会推动政府去改变。比如垃圾分类,一方面是政府的事,但主要的工作却在于每个人。大家都不分类,垃圾处理自然成为难题。政府要用行政措施,财政手段等支持垃圾分类,比如对垃圾分类的产业链进行补贴,保障垃圾分类产业链可以自身循环。

Q:所在居住片区的环卫所想实施垃圾分类,居民的参与度不高,如何能提高个人参与环保的积极性?

A:垃圾分类只是反映了目前环境问题的一个方面,每个人,如果想参与,想改变身边的环境,都可以自己设计“环保产品”,用自己的方式减少对环境的影响,爱护身边的环境。我最近看到很多很有创意的“环保产品”,都来自于不同专业的人。

Q:各种水的标准,条例的出台依据是什么?
A: 关于水的标准确实有很多,也让公众很迷茫,不知道这些标准对自己有什么影响。国家推出的标准,是基于这些标准在实施中的可操作性和实施效果。比如标准太严了不行,会让各级政府望而生畏,没有动力去治理污染问题。标准太松了不行,那样就是退步的标准,让污染问题更加严重。好的标准,要能激励政府和公众去治理污染,又能惩罚和淘汰那些污染环境的对象。更重要的方面,我们现在的标准在落实方面存在很大问题,这个可能比其它方面都要严重。

……当然,还有问题,只是已到了课堂结束时间。

(第一期“小组课堂”记录和整理:魏延伟)

说明:“小组课堂”是自然之友苏州小组推出的开放学习平台,每期都将以我们关注的身边的环境问题为主题,邀请对环境问题有独到见解和实战经验的人士主讲,欢迎各方参与交流,共同学习成长。


最新文章

  • ·2017年自然之友23岁生日年会邀请函 23岁,与大自然的“亿万年”比起来,真的不值一提。一路走来,自然之友在鼓励公众参与环境保护、培育绿色公民、开展环境法律与政策倡导、推广自然教育等方面,始终不忘初心,坚持身体力行。在未来,我们期待继续与您并肩前行,一起做大自然的合伙人,一起推进生态文明的建设,一起让我们的环境变得更美好!
    3月25日,2017年自然之友年会,我们期待您的到来!
  • ~自然之友23岁生日年会志愿者,I WANT YOU ! 不仅参与年会,更成为志愿者为大家服务,我们期待你的支持。
  • *年会分会场:植物认知丨让我们共同感受春的气息 自然之“友”们在室内举办年会!简直难以想象啦!这么好的春天,跟着自然之友植物组一起去中科院植物园认识植物吧。
  •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A Chinese NGO has accused a recently opened garbage incineration plant in Tianjin of falsifying parts of an environmental impact evaluation, and is calling on local authorities to suspend operations while the facility’s approval paperwork is reviewed.
  • ~`Incinerators flout standards Emissions from waste incineration plants across China generally exceed national standard, especially in East China's Zhejiang and Fujian provinces, where emissions were found to be several thousand times higher than standard limits, said a recent report.
  • 阙文生:发誓不再做农民的他,考入清华深造、成为景观设计师,最终却心甘情愿回到稻田 阙文生在朋友圈里宣布,他成为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志愿者,已经有8年了。
    他的身份,是一个“种稻”的农人,也是一家扶助农民从事生态水稻种植的社会企业“诚食善粮”经营团队的一员,还是浙江自然农夫市集执行总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