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6月20、22日鸟调及观鸟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5-06-16 22:48:24 | 浏览次数:25822

上周圆明园鸟调回顾:

6月14日,天气晴好,湿度不大,鸟友老中青都有,新朋加旧友。读一二年级的3个小学生小丁、小欢和陈雨禾(她不愿叫小名)跟我走东路,他们都猜不到个子高高的白鹭姐姐竟然还在读初中。

在鉴碧亭路边驻足四望,远处见枯枝落鸟,用望远镜一看,几只灰椋。这是今天走哪儿都能碰到的鸟种。

前往凤麟洲,见三只小PT在近岸的荷花丛中浮游。上洲去,东方大苇莺响亮的叫声从隔水东岸传来。两只雌鸳鸯一只掠空远去,一只水中游弋,也许有巢在附近?眼尖的白鹭姐姐用望远镜扫瞄北岸远处的浩然亭附近,发现一只小翠。待离洲顺西岸走近细观,发现共有三只普通翠鸟,其中一只小翠衔一尾小鱼,准备向飞落身边的雌鸟献礼,谁知没被接受。还有一只隐身在树上高处。这像三角竞争啊。可怜的小帅哥叼着小鱼独自呆了三分钟之久,没等到心上鸟回心转意,只好自己把鱼吞了。

浩然亭鸟声喧哗,灰喜鹊和灰椋鸟扎堆,但一只乌鸫还是唱出了与众不同的美声,而金翅雀也来凑热闹。四声杜鹃不知藏在哪里,只闻其声。往三园交汇处,有大山雀欢叫伴行。

到思永斋附近,领队的刘老师发现在荷花荫处发现两只黄苇鳽。旁边的小树林里鸟况不佳,唯见一只星头啄木鸟和两只白头鹎。这是红尾伯劳爱呆的地盘,但可惜没见到它的身影。

再往含经堂走去,那棵巨大的桑树传来嘈杂的鸟叫声,熟透的桑椹吸引了大量鸟儿来吃水果大餐。有大群灰椋鸟、白头鹎,灰喜鹊幼鸟。正在仰望观察时,忽见高高天宇一堆小黑点,定睛细看,竟然是15只凤头蜂鹰集群盘旋。这可能是今年最后一拨南来北上的迁徒猛禽了。

玉玲珑岛上无惊喜,只因附近有工人电锯伐树枝,噪音刺耳。

移步小岛东,小桥再东边的大杨树上,有大杜鹃在“包谷”“包谷”两声一度地叫唤。我们仰着脖子望树梢,看了半天也没找见其影,善于伪装,隐藏很深,难怪可以把蛋偷偷下在东方大苇莺等一些笨鸟的巢里。

在狮子林水面,三只亚成的黑天鹅在戏水。一对成年黑天鹅夫妇带着四个灰白的小天鹅在近岸的水边觅食。围观者甚众。往西洋景去的路上,有大斑啄木鸟在树林飞过,一只戴胜被游人惊飞。一只夜鹭飞过眼前落在水岸的树上。

北树林鸟况不佳。有一只戴胜飞掠而去。倒是从过来会师的“西路军”说,刚在在附近看了半天黄鹂,还见到了黑卷尾,让我们颇感羡慕。

初略统计,东路所见鸟种20种左右。

(记录:七哥)

20150614圆明园西路鸟调回顾:

三只灰椋鸟划过天空向西飞去,西路一行八人在曹老师的带领下正式启程出发,正觉寺上空有家燕和普通雨燕在盘旋,不时由于三只一组的灰椋鸟划过天空,今天灰椋鸟似乎特别的多,几乎是全程陪伴我们西路鸟调。

刚到湛清轩,就发现一只普通翠鸟,大概是照顾小鸟太辛苦吧,她毛色不是很鲜艳,显得多少有点疲惫。水中的芦苇又被清理过,附近水面上孵蛋的小䴙䴘已经不见了……整个水面静悄悄的,鸟友们无奈地抬头仰望天空,“白腰”眼神了得的“老鸟”发现了一只白腰雨燕,大家纷纷举起望远镜望着渐渐远去的白腰雨燕,直到肉眼已无法看见为此。离开湛清轩先后见到一共五只灰头绿飞向大舞台方向,我们来到了大舞台边。十多个游客将上周小蝗莺藏身的小荷塘团团包围,不停地摆着照相的POS,正在与近在咫尺美丽娇艳的荷花合影。可怜的小蝗莺估计又去寻找新的家园了。上周被小鸭子们挤出来,我们才得一见的小蝗莺哟,你又在何处安家......

离开绮春园来到夹镜鸣琴,静静的流水和自由自在的小鱼是这里的主角,鸟儿已不知去向。快到曲院风荷时,忽然听到一阵娇小的鸟鸣,仔细观察才发现是一群年幼的大山雀,萌萌的甚是可爱。随后开始进入今天的高潮:我们先后近距离欣赏了池鹭、黑卷尾、大杜鹃、东方大苇莺、家燕和金腰燕的倩影,随后向北树林进发。“黄鹂、黄鹂”,“老鸟”真是火眼金睛,五十米开外,一闪而过的一点点亮黄色也没能逃过这火眼金睛,我后退五米,向着黄鹂的方向,很快发现了远远的一颗高大的白杨树树上一个隐隐约约的身影。大家也纷纷在枝叶茂密的树冠中寻找着黄鹂的身影。最终黄鹂终于现身了,一身亮黄,显目的黑色枕部,肉粉色的喙,让大家大饱眼福。

最后来的北树林与先到的东路部队汇合,大家兴奋地分享着见到今天的明星鸟黄鹂的喜悦顺利完成了今天的鸟调。

——火烈鸟

2015年6月14日天坛鸟调回顾

时间:2015年6月14日;观测鸟种:22;

李会长说,天坛常绿树木多,那些偶然路过的鸟儿飞过上空的时候,看到这么一大片绿地,一定高兴坏了。这是我们一行十六人边走边看时,李会长无意中说出的一句话,他是站在鸟儿的视角说的,所以让人印象深刻。

今天让人印象深刻的鸟儿也不少。西门附近的杨树上,藏着七八个大大小小的巢,仔细观察,都是灰喜鹊的,一只灰喜鹊正在巢里趴窝,长长的尾巴垂在巢外,似乎把一切危险都挡在了外面。去西空场的路上,一只灰头绿啄木鸟静立在树枝之上,绿色的羽毛散发出梦幻般的幽光,美得像童话里的公主。就在路边,一只乌鸫一动不动地立在草地之上,完全无视过往的行人,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特别严肃的事。鸟儿一思考,人类就发笑。

据说上次西空场见着了不少戴胜,这次它们却踪影全无,一心想来看花蝴蝶的几个小朋友,一定很失望吧。出了西空场,一阵嘹亮清脆的鸟叫声传了过来,倾耳再听,原来有人在放录音,鸟叫声被当成了背景音乐。大家只好无奈地继续前行。

苗圃周边也没发现什么鸟儿的踪迹,会长说以前这里能看到很多种鸟,现在完全开放以后,鸟儿就越来越少了。我们在二号区见到了红嘴蓝雀!两只!它们伫立在离自己的巢几米远的树枝上,不知是在觅食,还是在守卫。红宝石般的嘴,蓝宝石般的羽毛,大自然赋予了红嘴蓝雀如此绚丽的美。不过我后来问起同行的八岁小女孩,觉得哪种鸟最美时,她的回答却是,所有的鸟儿都是最美的。我立即觉得自己问了一个错误的问题。

西空场地区遍寻不见的花蝴蝶戴胜,出人意料地出现在了五号区的草地上。几个扛着相机的小朋们立即冲了上去。“观鸟不能心急,慢慢找,自然就会看到的。”“摄影固然很好,但也会损失掉一些需要仔细观察的东西。”会长既轻描淡写又意味深长地说给小朋友们听。希望小朋们听懂了。

斋宫附近,红墙灰瓦之间,数十只楼燕差池其羽,燕燕于飞。一瞬间,古今消失了界限。

鸟调接近尾声。重返二号区时,会长注意到红嘴蓝雀还是没有回巢,不知出了什么事,他显得有点担心。黑尾蜡嘴雀适时地吹起了口哨,缓和了一下气氛,大家的注意力又被这个小家伙吸引了过去……

折回西门的路上,一片小水洼成了喜鹊,麻雀,斑鸠的绿洲,那个八岁的小女孩告诉我,她想跳进去和它们一起玩儿。我告诉她我也想去。

(椿树)

当日,7:30-12:00,天气晴好,气温20-32度,风力刚好,参加人数15人,其中小朋友3人。指导老师李强。调查鸟种22个,收获颇丰。

久闻自然之友野鸟会李强会长大名,其神奇之处在于仅凭鸟儿叫声即可分辨是什么鸟,而且鸟儿咻地飞过,虽只有零点几秒,亦能顺口识别,绝无遗错。有高人指点,当然不容错过,乐颠颠前往。北京连日天空碧蓝如梦似幻,加上昨夜一场快雨,又使得好天气延续。一进天坛西门就见5、6个灰喜鹊鸟窝高挂树枝之上,其中更有两个母灰喜鹊在坐窝,长长的大尾羽露在外面,场面煞是温馨。接下来,八哥、珠颈斑鸠和大嘴乌鸦们轮番登场。期间,细心的强哥还轻声劝止了两个心急的孩子进入绿地围栏拍摄的冲动。是啊,观鸟之人首先应是爱鸟者,观鸟首先就不应打扰鸟类的自然生活。接下里,则是灰头绿啄木鸟的主场了,几只勤劳的灰头绿在斑驳树影中跳跃鸣啼,大家一阵兴奋地拍摄瞭望,引得锻炼的路人们也不禁驻足观看。而可爱的灰头绿们似乎知道我们为它们而来,竟在公园内陪伴了我们好一阵路途。接下来,丝光椋鸟、乌鸫、沼泽山雀和黑尾蜡嘴雀们或在枝头,或在树梢,或在地上与我们相遇相见。而红嘴蓝雀的出现确实有些惊艳,长长的尾羽,蓬松略显肥胖的身子,穿过松树针的光影则显得它红嘴标志鲜艳异常。

然而接下来,则让鸟调小组男女老幼看到不和谐的一幕。就在苗圃的一颗大白杏树下,几位年长者正不遗余力地拿树枝和石子打杏子,莫说公园内的杏子本是公共财产,只是这些杏子本身也都是诸多野生鸟类的食物,树枝与石子齐飞,把杏树打伤的同时,也着实危及路人。这个社会当然也敬老,但为老不尊也应该有人管!果然,强哥站出来了,几个老人也觉得丢了面子悻悻而去。

“燕子!”小朋友们指着天上快速飞行的小生灵们叫了起来。“是金腰燕。”李强肯定地说。这么远能确定?心里正在嘀咕,果然有同伴用相机打了下来,放大一看果不其然。厉害!大家要注意他们的区别,随着李强的讲解,家燕与楼燕也悉数登场了。最欣喜和高潮的部分则是临近结尾,在一片松树林中,大家竟然发现了至少4只戴胜,几乎全是肉眼距离!长嘴,高冠,花翅膀,在地上翻捡,寻找着。终于看清了,而且看了个够!会长推测可能是今年的小鸟,还不知道怕人。

都记不得上一次来天坛公园是什么时候了,印象中这里似乎只是一个有着圜丘、回音壁和祈年殿的所在,突然发现她的美竟然不止如此,跑步和带着孩童嬉戏的人们,唱歌(实在是鸹噪吵闹)跳舞的老人与青年,练拳耍刀抖响鞭的孩子与大爷,在这个历代帝王们祭天祭祖,乞求国运的神圣所在,荒草及膝,古松扭结光滑,鸟儿在林间树荫里跳跃啼鸣.....就仿那首歌唱的,天上人间,如果真值得歌颂,也是因为有你,才会变得闹哄哄......

——罗志民(伯劳,魔芋家属)

今天的天气继续着昨天的天高云淡,只不过有些炎热。带着兴奋的心情我们跟随着野鸟会李老师开始了这周的天坛鸟调。

一进西门大家就发现了许多只灰头绿啄木鸟,他们一点也不怕人,让我们大家一饱眼福。今天的啄木鸟特别的多,在大门处我们就收获了两种啄木鸟。天空上偶尔有楼燕飞过。灰头绿啄木鸟夫妇今天不知怎么了,一直跟随着我们前行,我们也很享受一路有它们相伴。柏树下站着的一只乌鸫一动不动,让我们看得清清楚楚。在观赏乌鸫的同时,耳边不时传来四声杜鹃的叫声,可我就是找不到它的踪影,不免有些懊恼。随着布谷布谷的叫声,我们来到了苗圃,这次苗圃不知怎的没有什么鸟,一只小松鼠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它跑到杏树上摘了一个大大的杏,然后到一边美滋滋的吃起杏子来,那神态别提多享受了!随着李老师的一声惊呼,我们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到了小巧玲珑的星头啄木鸟,他在树上上窜下跳,还不时地吃几只虫子。走着走着我们到了一片林子里,老师告诉我们上周他们在这里看到了好几只戴胜,我一听有“戴胜”,一扫找不到杜鹃的懊恼,顿时来了精神,只见一个“花裙子”飞了起来,我们都屏住呼吸慢慢的向目标靠近,戴胜好不怕人啊,我们离他只有三米的距离,他仍然专心致志的吃着他的食物,戴胜真是漂亮极了,头上的冠时而打开,引得我们狂拍不止。这时老师接到了电话,说红嘴蓝鹊正在和喜鹊打架,我们快速地向红嘴蓝鹊的窝前进,在路上我们又收获了金翅雀和黑尾蜡嘴雀,终于看到红嘴蓝鹊了,可是老师有些疑惑,为什么红嘴蓝鹊不趴窝呢,是不是出什么状况了呢?有一位鸟友看到窝里有小鸟,我们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来了。我们不知不觉中就到了中午,走到了鸟调的终点,大家在一棵树下看到灰喜鹊的巢,灰喜鹊妈妈正在喂它的孩子,小灰喜鹊露出头,张着大大的嘴,可爱极了,为了不打扰这对母子,我们选择了离开,但这次“邂逅”也为我们此次鸟调划上完美的句号。

这次鸟调收获很多,观察了二十二种鸟类,并且在李老师的讲解下我收获了很多知识。

——北京中学潘朔

2015年6月22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5年6月22日星期一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指导:汪周(手机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2015年6月20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5年6月20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领队指导:李强(报名电话:13001076278 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最新文章

  • ·2017年自然之友23岁生日年会邀请函 23岁,与大自然的“亿万年”比起来,真的不值一提。一路走来,自然之友在鼓励公众参与环境保护、培育绿色公民、开展环境法律与政策倡导、推广自然教育等方面,始终不忘初心,坚持身体力行。在未来,我们期待继续与您并肩前行,一起做大自然的合伙人,一起推进生态文明的建设,一起让我们的环境变得更美好!
    3月25日,2017年自然之友年会,我们期待您的到来!
  • ~自然之友23岁生日年会志愿者,I WANT YOU ! 不仅参与年会,更成为志愿者为大家服务,我们期待你的支持。
  • *年会分会场:植物认知丨让我们共同感受春的气息 自然之“友”们在室内举办年会!简直难以想象啦!这么好的春天,跟着自然之友植物组一起去中科院植物园认识植物吧。
  •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A Chinese NGO has accused a recently opened garbage incineration plant in Tianjin of falsifying parts of an environmental impact evaluation, and is calling on local authorities to suspend operations while the facility’s approval paperwork is reviewed.
  • ~`Incinerators flout standards Emissions from waste incineration plants across China generally exceed national standard, especially in East China's Zhejiang and Fujian provinces, where emissions were found to be several thousand times higher than standard limits, said a recent report.
  • 阙文生:发誓不再做农民的他,考入清华深造、成为景观设计师,最终却心甘情愿回到稻田 阙文生在朋友圈里宣布,他成为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志愿者,已经有8年了。
    他的身份,是一个“种稻”的农人,也是一家扶助农民从事生态水稻种植的社会企业“诚食善粮”经营团队的一员,还是浙江自然农夫市集执行总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