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11月29、30日鸟调及观鸟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4-11-25 20:39:16 | 浏览次数:30070

上周活动回顾:
2014年11月22日 星期六 晴 温度摄氏-1-7°湿度61%
今天小雪, 早上寒风凛冽, 湖面上结起了薄冰。凤麟洲空空如也,一路上也只有沼泽山雀的“吃吃喝喝”伴随我们前行,给冬日添加一份情趣。浩然亭相继飞出了大斑啄木鸟和灰头绿啄木鸟,给一路收获微薄的我们增添了几分信心。闲聊着,我们走进了思远斋,却出人意料安静,翻过山坡,期待湖边曾经出现过的鹪鹩再次出现,但除了大嘴乌鸦和山斑鸠以及绿头鸭外什么都没有。

渐渐的,太阳出来了 ,我们走往玉玲珑,玉玲珑收获满满哒,有大斑啄木鸟、珠颈斑鸠、戴菊、燕雀以及斑鸫。但值得一提的是玉玲珑的芦苇被割的一干二净,那些以芦苇做掩护的水鸟都无处可藏。狮子林更有意想不道的收获 --鹪鹩以及水鹨,特别是水鹨,很给面子地站在枯树上放声高歌。

——杨思远

圆明园西路观鸟报告
领队:王世和老师
调查员:董老师,叶素平,宋兰云
先来介绍一下我们组的领队兼指导王老师,王老师有多年的观鸟经验,听鸟鸣声就可以辨别出很多鸟,对我这次观鸟提供了很多的指导和帮助,每次看到特别的鸟,总是帮我架起望远镜找到它们并让我仔细观察。
董老师,完全看不出来已经七十岁了,聊天中知道她也是观鸟多年,据她说她可能识别不出很多鸟种,但是很喜欢来观鸟,来园子里看看鸟走走路心里就很高兴,我想她高兴的是大约这里有很多与她有共同兴趣的朋友吧。
了解到我没有望远镜,王老师一路上便把她的单筒望远镜与我分享,借助它我看清了树梢上的喜鹊和灰喜鹊的不同,雄雌绿头鸭外观的巨大差异,以及短而圆的幼龄和成年小鸊鷉(pì tī)...通过一个小孔那么清晰的看到远处的鸟或动或静,时起时落,真的很神奇很有趣。
我们看到了灰头绿啄木鸟还有斑鸫(dong),王老师和素平显然很惊喜。不过最让我觉得惊喜和幸运的是这次我们看到了十几只红嘴蓝鹊,据王老师说她们有时候来两三次都看不到一只这种鸟,今天却看到了那么多只,当然这也是对我莫大的鼓励。虽然没有在单筒望远镜看到红嘴蓝鹊,但是有一只在离我很近的树梢上停下了,用肉眼便看到了它红红的嘴巴和漂亮的尾羽。
喜鹊----是圆明园数量最多的鸟儿之一,也许在此之前也经常看到喜鹊,但是都一瞥而过,从来没有认真观察过它们,也没有注意过原来它们是那么爱“热闹”的鸟种,叫声很大且粗,很容易分辨。一路上喜鹊的叫声不绝于耳,真是热闹不已。
拍张照片,是两只小鸊鷉(pì tī),相比它学名的晦涩,它的俗名倒真的贴地气极了,叫做“王八鸭子”,属雁形目,体型不是很大,肥嘟嘟的,很萌。 成年的鸊鷉眼圈呈金亮色,羽毛黑褐色,幼龄的眼圈的颜色和羽毛颜色都相对浅些。
还有雄性的绿头鸭,照片无法呈现出它那绿的发光的漂亮头羽。这次我们共看到7只绿头鸭,其中有一只雌性绿头鸭,不过雌性绿头鸭呈褐色,并没有雄性绿头鸭的艳丽。看着他们拖着长长的水纹或在水中央晒着太阳,或是在芦苇从边捕食,真是悠哉啊。
大约是在走到福海附近的时候(因不熟悉圆明园的布局,不确定是否准确),素平因为要回家给孩子做中饭,所以提前和我们离开。聊天中得知看起来很年轻素平姐姐已经40多岁了,上要照顾体弱的婆婆,下要照顾学龄的孩子,但她还是给自己的爱好留下时间和空间。她说钦佩同行的董老师(70多岁)和领队王老师(快60岁了)的活力,希望自己到她们这样的年龄时还能有这样的状态,而我则希望到四十多岁时还能像她这样保留自己的爱好和对大自然的好奇心。
素平姐离开后,我随另外两位老师继续前行,不过直到十二点左右的时候我离开,我们没有再遇到太多惊喜,看到大多是喜鹊和灰喜鹊。虽然没有看到太多鸟,但是刚好也因此有了时间向两位前辈请教了一些关于猛禽和伯劳等一些鸟类的特点和习性,很有意思,也觉得自己作为“菜鸟”还有许多需要学习,下次观鸟要好好做功课才行。
两年前初来北京时,我曾像只不知疲倦的小鸟经常在周末“飞”到三里屯、后海或者某个大学的教室里听一些植物组或野鸟会的讲座,虽然没有实地观鸟的经验,而且自从开始喜欢上登山徒步以后对自然之友的活动关注少了许多,但是现在提起之前作报告的那些专家、学者,王老师都知道,而他们讲过的那些知识也开始慢慢的从从脑海中一点点调出来了,我们也因此多了很多话题。
值得一提的是在观鸟的途中我们遇到了两位和我们一样的观鸟爱好者,拿着炮筒相机,很专业,很潇洒。其中的大姐很爽朗,和王老师、董老师聊着她们的观鸟成果,而我则近距离的瞻仰了一下大叔手中的佳能 7D 相机,手感不错。
据二位告知这里曾经有白天鹅,但是现在看不到了。我想大概是因为圆明园的西区开发以后,天然的生态系统遭到破坏,原来的栖息地没有了。鸟儿们的“家园”没有了,所以我们也就没有一睹它们风采的机会了。
在《梁从诫文集》一书中看到“自然之友”观鸟组、植物组2003年时写给北京市领导的一封信,信中重点提到圆明园是目前北京城近郊现存的唯一一处仍有保存着不少“野鸟”、“野树”、“野草”的自然群落,尤其是西北区,它的植物种类至少在300种以上 ,鸟类亦非常丰富,是北京天然的基因库,对研究生物竞争、进化的状态,以及乔灌木的搭配有宝贵的借鉴作用。自然之友观鸟组从2002年起就开始在圆明园观鸟,十多年后现在我已经无法想象当时这个废弃的皇家御苑是怎样鸟语林幽了。
虽然梁从诫教授多次呼吁保留圆明园的自然状态,但是现在我们遗憾的看到的园子基本上全部开发且对游客开放,大量的原始树木遭到砍伐,许多湿地、半湿地、荒地不复存在,随之而来的是许多猛禽飞鸟也不见了踪影。
“天空没有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泰戈尔写的诗多好!但愿天空中看不到鸟留下的痕迹是因为它们已飞过,而不是因为它们不再飞来。
——宋兰云

天坛鸟调回顾
11月23日(周日)天气 阴 气温 9度 风力 一二级
参加人数10人小学生一人 调查鸟种(30种)
周日(11月23日)一早起来老天爷就阴沉着脸,很感叹APEC蓝怎么不能天天见呢。天气虽然差但大家观鸟的热情不减,西门附近的草坪上十多只珠颈斑鸠欢迎我们。进了西门不远乌鸫婉转的歌声把我们吸引了过去,冬季来临树叶飘零很利于观鸟,但是天气不好乌鸫的黄嘴看不到,拍下来只能是黑色的剪影。去往西北空场的路上一群红尾鸫从天空飞过,鸫还是很喜欢集体生活的。路边的树林里一只戴胜在寻找食物,它鲜明的羽毛让人们喜爱,完全忽略了它的俗名叫臭姑姑。来到西北空场成群的麻雀被我们惊起,数量之多数字以百来记了。灰椋鸟没有了往年的阵仗,稀稀拉拉的站在电线上。我们走近西北空场灌丛时因为听说拍欧亚鸲的人很多,有了些心理准备。但走到跟前还是被惊到了,出现过欧亚鸲的灌木丛前,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长枪短炮,真有些迎接明星走红毯的阵势。小小的欧亚鸲和红腹灰雀在首都北京获得如此殊荣,它们的小心脏真不知能否承受?这样也好在众人面前撒虫大爷们也不会伤害它们了。
苗圃外的星头啄木没有露面,苗圃内的大斑啄木家丁兴旺。苗圃里的鸟种越来越少,只有那只喂熟了的大山雀在为那些不厌其烦拍它的人们上蹿下跳。陈老师为大家通报了北门的鸟况。大家直奔北门,太平鸟还没来,一撮毛的八哥、斑鸫、赤颈鸫、红尾鸫、丝光椋鸟和黑尾蜡嘴雀都在这里收获。
快离开2号区时发现了柏树丛中一小群黄腰柳莺,其中还混迹了两只戴菊。柳莺的区分挺难的,还是指导老师鹰眼厉害!5号区发现了一只灰头绿啄木鸟还有在柳梢穿梭的沼泽山雀。黄老师夫妇很想看到天坛的大明星长耳鸮,但是4号区的的调查令人失望,上周还看到的长耳鸮已无踪影。我们在周边搜寻了许久也没有见到其它的长耳鸮,长耳鸮的前景堪忧啊!没有找到长耳鸮大家有些失望,三号区一只站在高枝上唱歌的丝光椋鸟,好像提醒大家不要灰心它也是明星。会长拍的丝光椋鸟可精神了!
今天的鸟调我一直念叨着看是否能破前两周27种鸟的记录,最后六号区发现了山斑鸠,看到了长着鱼鳞般翅膀的山斑鸠,大家都很高兴,因为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在找寻它们。记录破了我们的鸟调也结束了,期待下周有新的发现了。
          ——晏燕


2014年11月30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4年11月30日星期日8:00-12:00
集合时间:8:0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兼指导:汪周(手机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2014年11月29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4年11月29日星期六8:00-12:00
集合时间:8:0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公园西门外(铁栏杆旁,注意搜寻胸前挎望远镜的人,即为观鸟者)
领队兼指导:唐俊颖(手机15652678984 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北京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人身安全:不要随意采集和触碰野外植物和昆虫,避免中毒或破坏环境。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