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6月7日鸟调及观鸟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4-06-03 17:16:34 | 浏览次数:30458

上周活动回顾:

时间:2014年5月31日,气温:22度,湿度:78%,阴转多云

5月31日,端午节放假的第一天,我们比预定的7:30提前一刻钟到达了集合地点,还有几个更早的,大家观鸟的积极性都很高啊。前两天气温创了50年内新高,最高有41度多,丝毫没影响观鸟者的情绪,大家都该自我表扬一下。

今天的天气阴阴的,在27度上下,太照顾我们了,二十几个人兵分两路,我们按照汪老师说的经验少的走东路的原则,跟随汪老师。在凤麟洲南面的水域,一只池鹭降落在水面,滑翔了一段就停在了一个荷叶上,顺着池鹭看去,还有两只黑水鸡,

汪老师让大家描述黑水鸡的摸样,一个人说看不清,像是个黑疙瘩,一个人说尾部有白斑,资深鸟友刘雨辰说嘴是红色尖端发黄,汪老师补充说翅膀处有白道,哦,他们太专业了。进到凤麟洲的岛上,汪老师又仔细教我们辨认停在对面树上的乌鸦--两只大嘴乌鸦。一只红尾伯劳从苇丛中快速飞起,一闪就不见了,两对绿头鸭悠闲地在不同的水域觅食。还看到北面山坡上有乌鸫出没,赶快绕道浩然亭北岸,资深拍鸟人在哪里守株待兔呢,他们拍到了黑尾蜡嘴雀,乌鸫,灰斑鸠等,一只红嘴蓝鹊从头顶飞过,好不容易找到了停在树枝上的,红嘴红脚,黑头,蓝身体,长长地尾巴,好威风的样子。哪只灰斑鸠也出现在我们面前,汪老师拍下来,我们看到了交嘴,估计是发育畸形。

来到思远斋,汪老师貌似听到了树上的猫叫声,说是黄鹂,可惜我们既没听到声,也没看到影。后来和西路会合时,他们真的看到了,真幸运。含经堂南面的树林里,没有什么鸟,到了玉玲珑,就不同了。一只绿头鸭妈妈带着四个小宝宝在游逛,有人问鸭爸爸哪里去了,汪老师说爸爸不管育雏,啊,怎么是这样啊,那妈妈得多累啊。玉玲珑南侧芦苇里传来嘎嘎的沙哑的叫声,是东方大苇莺,等了一会儿,就在离水面一尺高的苇杆处现身了,很快就又消失在苇林里。我们想知道黑眉苇莺的叫声和东大有啥区别,汪老师找出了录音给我们听,比较而言,黑眉的声音要清脆一些,就在我们交替地听两个声音时,一只东方大苇莺径直向我们飞来,看到我们就转到边上的几颗芦苇上了,它判断失误了。树上有一对鸳鸯,不知是否有巢在树洞里。

来到了黑天鹅老巢,只见一只在孵化下一代,另一只带着两只宝宝出去玩了,没在家。就在大家想坐下来歇歇时,发现苇丛尖上有个大个黄褐色的鸟,沉下去不见了,就在大家仔细观察黑天鹅附近苇垛上的夜鹭的红眼睛时,哪只大鸟飞了出来,原来是只黄苇鳽,飞行时黄褐色翅膀上有一道明显的白。东方大苇莺再次出来,我们已经没时间细看了。快要走到黑天鹅雕塑时,看见像是灰椋的鸟快速北飞,在它的上层有夜鹭在飞,仔细看时,又有白鹭南飞了,黑脚,应该是大白鹭吧。

到了去年曾是大斑啄木鸟的家的树旁,有个人远远地摇控树下的相机,原来每隔几分钟就有鸟在飞进飞出,那飞进大斑家的不就是灰椋鸟吗?他们衔进去小木棍,叼出来大块树皮,估计是在装修刚买的二手房呢,根本不在乎树下张望的我们。

会合了西路之后,出南门的路上,水边,有只戴胜不紧不慢地带着我们走了几十米,才飞走了。出门时已经12点了,鸟们,下次再见。

——刘纬堃、郑听峰、G13家长


圆明园西路报告

今天天气有些阴,太阳也不是很晒,感觉比较舒适。
鉴碧亭旁的水面上,一只池鹭从远方飞来,停落在了荷叶上。
我们朝西路前行,没走多远就听到了啄木鸟的叫声,沿歌声望去,在杨树上停留着两只星头啄木鸟,一旁的杨树上还有一群沼泽山雀。
在湛清轩附近听到了乌鸫婉转的叫声,只见它停留远方的杨树上,逆光看的不是太清,在它的附近还有一只白头鹎。水面上一只黑水鸡在悠闲地游泳,不一会儿就钻到芦苇丛中看不见了,还有一只雄性的绿头鸭,头部羽毛有些偏蓝。这时一只四声杜鹃唱着“光棍好苦”从天空中飞过。
在后湖的芦苇丛中东方大苇莺不停的叫着,不一会儿一只东方大苇莺飞到了芦苇枝头,离我们很近,看得十分清楚。远方传来了大杜鹃的叫声,它本来停落在东边的树上,逆光看不清,后来飞到了南边,虽然离我们很远,但用单筒望远镜清楚地看到了它肚子上的横纹和黄色的角膜。一会儿又飞来了一只大杜鹃,和树上的兄弟打了一声招呼便匆匆离去了。
园中灰椋鸟很多,一直伴随我们左右,家燕也在空中不停地飞着,寻找食物。
万方安和附近,我们面前的杨树上传来了四声杜鹃的叫声,虽然离我们很近,但由于树叶过于浓密,我们最终还是没能看到他的身影。
舍卫城附近听到了像猫叫一样的黑枕黄鹂的叫声,叶老师找了半天,在附近的树上一共发现了四只,我只看到了其中一只飞去时黄色的背影。
回来时,在湛清轩看到家燕的幼鸟已经出巢,十几只小燕子排排站在电线上等着妈妈喂食。
此次西路共记录到28种鸟类,还有一只鹀的背影,不过没有看清是哪种。

——博物北京hoogle

2014年6月2日天坛鸟调回顾
上周的天坛6人小分队在发现栗鳽后,据说曾引得有人连夜守在天坛想再一睹芳容,但栗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好在有近距离的现场照片,让它不只是一个传说。
鸟调当天气温在26度左右,经历了连续两天晚间的疾风骤雨,酷热的京城总算拥有了一丝凉意,当天到场3个家庭,共计14位观鸟人。
西门附近是看巢的好地方,巢洞、巢窝,辛勤育雏的成鸟站在离巢不远的树枝上,守护着巢址。丝光椋鸟似乎只热衷树上的洞穴,像是独门独户的别墅。灰椋鸟更工薪阶层一点儿,大空场上的木质天线杆是它们的集体宿舍……
随着云层渐开,天空中露出淡蓝色的空隙,5只黑卷尾列队向北飞去,黑尾蜡嘴雀夫妇在老槐树上唱着自己的口哨歌。
向苗圃行进时,听到星头啄木鸟的叫声,随后它们自己飞出来证实所听不假。一路上能看到不少笼鸟,或悬挂于树间,或被手提游走于行道,此时在笼外已没有它们的同伴。
斋宫北侧,一只红嘴蓝鹊跳出来,满足了头一次来观鸟的“若拙”同学的拍照欲。宰牲亭对面的树林里,一阵微弱的叫声把大家吸引过去,原来是树里的戴胜宝宝在乞食了。走出油松林时,又一只黑卷尾向南飞去。
本次调查共计20个鸟种。

——王方方

2014年6月7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4年6月7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兼指导:汪周(手机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


2014年6月7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4年6月7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天坛公园西门外(铁栏杆旁,注意搜寻胸前挎望远镜的人,即为观鸟者)
领队:方方方(短信说明参加人数即可:13522832963)


本通知同时发布在自然之友野鸟会qq群79918413论坛,欢迎查阅并参与讨论.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

。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

鸟图鉴》,自然之友编,北京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人身安全:不要随意采集和触碰野外植物和昆虫,避免中毒或破坏环境。

最新文章

  • ·2017年自然之友23岁生日年会邀请函 23岁,与大自然的“亿万年”比起来,真的不值一提。一路走来,自然之友在鼓励公众参与环境保护、培育绿色公民、开展环境法律与政策倡导、推广自然教育等方面,始终不忘初心,坚持身体力行。在未来,我们期待继续与您并肩前行,一起做大自然的合伙人,一起推进生态文明的建设,一起让我们的环境变得更美好!
    3月25日,2017年自然之友年会,我们期待您的到来!
  • ~自然之友23岁生日年会志愿者,I WANT YOU ! 不仅参与年会,更成为志愿者为大家服务,我们期待你的支持。
  • *年会分会场:植物认知丨让我们共同感受春的气息 自然之“友”们在室内举办年会!简直难以想象啦!这么好的春天,跟着自然之友植物组一起去中科院植物园认识植物吧。
  •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A Chinese NGO has accused a recently opened garbage incineration plant in Tianjin of falsifying parts of an environmental impact evaluation, and is calling on local authorities to suspend operations while the facility’s approval paperwork is reviewed.
  • ~`Incinerators flout standards Emissions from waste incineration plants across China generally exceed national standard, especially in East China's Zhejiang and Fujian provinces, where emissions were found to be several thousand times higher than standard limits, said a recent report.
  • 阙文生:发誓不再做农民的他,考入清华深造、成为景观设计师,最终却心甘情愿回到稻田 阙文生在朋友圈里宣布,他成为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志愿者,已经有8年了。
    他的身份,是一个“种稻”的农人,也是一家扶助农民从事生态水稻种植的社会企业“诚食善粮”经营团队的一员,还是浙江自然农夫市集执行总干事。